《重生之权倾天下》小说免费阅读 云岚茉莉花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重生之权倾天下》小说简介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权倾天下》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吊儿郎当一咸鱼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第十四章:对食听着楼上的谈话结束,云岚连忙钻进草里,强忍着内心的震动俯着身子往外走着。等到了烟云轩门口,他还有些恍惚。明德那家伙居然联合人一起准备杀了女帝!?我的天,这可不是丢东西的程度了啊,这闹不好…

《重生之权倾天下》 第十四章:对食 免费试读

第十四章:对食

听着楼上的谈话结束,云岚连忙钻进草里,强忍着内心的震动俯着身子往外走着。

等到了烟云轩门口,他还有些恍惚。

明德那家伙居然联合人一起准备杀了女帝!?

我的天,这可不是丢东西的程度了啊,这闹不好是要出人命的啊!

云岚回过神,他发现自己抱着兔子的两只手都在颤抖,走到亭子里坐下,他深呼吸了几口气。

夜晚无人的亭子里,云岚一边揉着兔子,一边在思考刚才听到的劲爆消息该怎么办。

“告诉展侍卫,然后让他叫人把那家伙抓住?”

这是最稳妥的办法,可以最大程度上避免女帝的死亡,否则女帝一死,宫里出了乱子,他这忽然被召入宫的草民是最先死的那一个。

无论他是不是,都会被怀疑和凶手有关,最轻也是先打入天牢再说。

进了天牢,不屈打成招,也不可能再出来了。

然而唯一的好处也就是不死,从刚才偷听过来的内容看,那家伙就是个死士,无论成功与否他都会死。

一个已经准备好随时赴死的人,恐怕发现逃不了的那一刻,就会自尽吧。

没了人证,他这个草民的一番话自然也不可能扳倒明德。

之前他已经试过一次了,在明摆着的事实面前,夏灵儿公主听信了明德的谗言,放过了那家伙,甚至连表面上的惩罚都没有。

所以这次他不可能在没有任何实质证据的情况下去举报揭发。

如果说私设公堂靠着他那内宫监主事的身份还能够混过去,但谋反?

一旦证实了这可不是凭着多年的关系就能混过去的事情。

首先要确认的事情是这件事情他不可能坐视不理,万一女帝要是被杀了,他这个外人是肯定要死的。

要保女帝不死,就要把这个刺客给抓住,或者杀掉。

但问题是,想要解除这次的危机,只杀刺客一人是不行的。

云岚只要一揭发,刺客是必死无疑,可在没有证据证明明德也牵扯其中的情况下,以之前在内宫监夏灵儿不追究他私设公堂一事,他猜测大概率明德是安全的。

明德安然无恙,除了旧恨没办法报,所导致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明德很可能把刺客失败的责任推到他的身上。

而他一旦被那个要造反的‘王爷’盯上,无论是在宫中还是在宫外,他太容易暴尸荒野了。

明德是一定要除掉的,而且还要把刺客失败的锅给扔到他身上去。

这样,才能保他一条小命。

当然,这云岚也是在赌,赌这件事情完了他这小小的草民不会被那王爷给盯上。

刚才两人交谈的时候没有透露出这个所谓的‘王爷’到底是谁,而剿灭藩王又是一大难事,所以如果这件事情不是战争的爆发点,那么他就很有可能被记仇、盯上。

所以他现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既要暴露刺客的存在,还要把明德给拉下水一块弄死,还要把自己摘出去,至少不能让人看出来刺杀计划的暴露是跟他本人有关系。

“该怎么办啊,他们说刺杀的时间就定在后天,时间已经不多了,我还要具备这三个条件……”

云岚着急地挠着后脑勺,这一件事、一件事单独做都容易,可三件聚在一块简直让他脑袋炸裂。

“哈……明明是让我来办宫中的失窃案,可怎么扯上这么麻烦的事情……”

自言自语着,云岚猛然发现了关键点。

“对了,失窃案!”

……………………

云岚一瞬间就抓住了可以解决一切的关键点——偷窃案!

他的入宫是因为偷窃案,这次事件的发现也是因为偷窃案。

原本跟刺杀皇帝这种事情比起来,宫里丢几件不值钱的玩意真的算不了什么。

可现在无法直接去揭穿这一阴谋,而他能利用的就是失窃案,用这个案子把明德给绑死,最好是能再找个什么理由,把那个刺客也给暴露出来。

现在,问题又回到了初始点,他还是得要侦破偷窃案,在寻找证据的同时把那准备刺杀的黑衣人也拉下水。

“哈,任务艰巨啊。”

稍稍放松了一些,一直被压着的疲劳感便涌了上来,让云岚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来到皇宫才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让他已经累了。

抱着兔子出了烟云轩的殿门,云岚左右看了看,准备跟展侍卫打个招呼再离开的,出来一看在烟云轩门口的大内侍卫已经换了人。

想了想云岚迈开步子离开了,既然没碰到熟人也没有再打招呼的必要。

至于那只兔子,正好茉莉花恢复过来还需要几日,能让这兔子陪着她。

回到馨梦阁,茉莉花还在安睡,看样子血液的治愈效果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她睡的相当安稳,脸上也看不到一丝痛苦的表情。

云岚把门一关,兔子一放,在侧堂的罗汉床上把茶桌移开,侧着身子蜷缩在一起睡着。

第二天清晨,云岚是在脖子的剧烈抗议下醒来的。

“唔……嘶——!”

迷迷糊糊睁开眼,刚动了一下脖子酸痛感就清散了他的睡意,连忙撑着扶手盘腿坐起来,一点一点的活动着自己的脖子,舒缓酸痛和僵硬。

好半晌,他的脖子才勉强能转一转。

“唉,早知道拿两床褥子过来垫着睡了。”

昨天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天(23-1点)了,对与平日里卯时二刻(5:30)的他来讲已经很晚了,只想着早点睡觉。

床铺还都在卧房,也就是茉莉花旁边的柜子里放着,怕把她给惊醒就想着凑合一晚上就过去了。

脖子上久久不散的酸痛告诉他,这睡觉还是得好好睡。

从正堂还能听到卧房里面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知道茉莉花还在安睡,云岚小心翼翼的从罗汉床上下来。

“诶,对了,兔子呢?”

正堂扫了一眼,昨天睡觉的时候他还把兔子搂在怀里,当暖宝宝用的,这一觉醒来也不知道跑哪了。

正堂、侧堂、书房都找了一遍,没找到,卧房他也瞄了好几眼,都没看到。

“嘿,这可奇了怪了,门窗都闭着,它能跑哪去呢?”

挠了挠后脑勺,又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后云岚就放弃了,可能是从不知道哪个洞里面钻的跑掉了吧。

现在还得去找决定性的证据,在明天之前,就得把明德和那刺客给解决掉。

准备离开前云岚看了一眼卧房,沉吟片刻后到书房研墨提笔,给茉莉花留了一张纸条,放在她的床边。

那橘色的长发凌乱的铺在枕头上,也不知道是在做着什么好梦,浅浅的笑容让人忍不住心里一甜。

“安心的睡吧,我会解决一切的。”

留下这句话,云岚离开了。

……

走在这诺大的后宫,静下心来细看,是处处泛着凄凉。

昨天他还觉得这地方防守很严密,千米长的大路上能见到十来个大内侍卫,百米长的小路上能看到一两个,这还真说不上是‘戒备森严’。

至于太监和宫女……

除了当值负责打扫院落的,基本上很难看到更多人。

边思边走,转眼间已经到了烟云轩的大门前。

见到展侍卫白天在当值,云岚走到他面前,作揖礼拜道:“展侍卫,多谢昨日的晚膳。”

展侍卫连忙上前虚托:“特使大人您言重了,这个功劳在下可不敢居之。”

他指了指上面,意思很明显了。

云岚笑着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昨日的晚膳是夏灵儿托展侍卫拿来的他自然没忘,只是该谢的还要谢,毕竟……

还没等云岚开口,展侍卫便已经开口说道:“特使大人,若您有什么需要在下效劳的地方请尽管吩咐,在下一定义不容辞!”

说着,展侍卫又隐秘的指了指上面,显然这又是夏灵儿的吩咐。

内心苦笑,云岚也不知道这位公主殿下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能说青春期的少女想法多吧。

“有劳展侍卫了,在下还真有一些疑虑需要展侍卫解答,不知院内一叙方便否?”

“特使大人有请自然是方便,请!”

“请!”

互相谦让着进了烟云轩的院子,在凉亭里坐下,云岚也不再客套,开口直奔主题。

“展侍卫,请问一下,这宫内的太监和宫女都到了哪里?”

这是发现大内侍卫数量稀少的时候发现的另外一个问题,按理来讲这三宫六院大大小小的地方都是需要太监和宫女来打理的。

后宫的这些妃子除了出家的基本都随着先帝去了,可以前留下的那些个太监和宫女都到了哪里去了?

听到这个问题,展侍卫脸上的表情明显一僵,旋即叹了口气。

“实不相瞒,自从这后宫荒废后,那些个曾经在这当值的太监和宫女都被遣散到了景山的北边,因为宫里面就剩下女帝和公主殿下二人需要服侍,所以都近三分之一的太监和宫女都没了工作。”

说着,展侍卫看了一眼院门,往云岚这边凑了凑。

“实不相瞒,自一年前在大内当值,这后宫我还是第一次进。不仅是我,听那些老油子们说这后宫一年里面都是太监和宫女管着,半个月前进来的时候都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进错地方了,谁知道就一年的时间那么富丽堂皇的后宫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云岚看了一眼这烟云轩,院子里的落叶暂且不说,那墙角长的杂草还有红墙上的青苔确实过分了点。

展侍卫接着说道:“昨个您不是跟那个明公公有点小矛盾么,那事我都听说了。不过我说句话您别生气,别看那明公公就是宫里内宫监的小小主事。宫里现在这副样子,能在那位子上坐稳的不亚于外面的那些个二品大员,都厉害着呢。”

“打死一两个宫女和太监在现在根本不叫个事儿,现在多出这么多没事干的,女帝不过问后宫的事情,又没人敢做主遣散这些宫女和太监,就只能这么养着。”

“想走的没办法走,那些个在宫里待了不少年月,想出宫嫁人安份过后半生的宫女们走不了,就只能待着。想入宫的没路子,和宫女不同,宫女出去了还能找个人嫁了普普通通过日子,太监可没办法了啊。”

“为了讨好这些主事的太监,那些个太监一个个可是什么都敢做。”

云岚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这些他倒是没考虑过,这样一想,那内宫监的主事太监明德好像还没这么好搞定。

还有茉莉花提供的情报,她是十七天前,丑时一刻看到一个穿着青色圆领窄袖袍衫的太监进了烟云轩。

宫里面穿着青色衣服的太监是九品太监,也就是职位最小的太监。

而明德是内宫监的主事,五品,穿的是一身绯色圆领窄袖袍衫。

所以要么是明德指使某个小太监去偷的,要么是他为了掩人耳目换了身皮。

还有烟云轩后院院墙上的洞,那个洞明德知道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从晴水楼那边绕过来自然是天衣无缝。

可那个穿着青色圆领窄袖袍衫的太监进烟云轩到底是为了什么?

展侍卫静待着云岚沉思,等他回过神,展侍卫就又凑了上来,小声的神秘道:“特使大人,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对食’?”

云岚愕然,旋即摇了摇头。

“没听过,这‘对食’是什么意思,相互喂饭么?”

他有些意外,这个展侍卫明明看起来挺正义凛然一个人,没想到实际上是一个很滑头,还喜欢八卦的人。

展侍卫听闻嘿嘿一笑,不过又往院门口看了一眼,然后坐到云岚面前,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对食,其实就是宫女和太监们寂寞了,互相做个伴。您说的互相喂饭其实也能这么说,往轻了就是互相在一块填补填补精神空缺。”

“可往重了走,就算没那玩意,也能有不少乐子能做,您说是吧?”

云岚有些惊讶的点了点头,这些事情他还真不知道。

突然!

他意识到了一个可能性。

如果不是太监和宫女,而是太监和妃子呢!?

小说《重生之权倾天下》 第十四章:对食 试读结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