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吃它舔它快一点 强奷贵妇系列短篇小说

傅延洲伸手拉住她:“不用,我很好。”

秦洛还想再说些什么,傅延洲的下一句话把她炸的头昏脑涨。

他说:“秦洛,我们结婚吧。”

我们结婚吧。

这句话不停地在秦洛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循环,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结婚吧。”直到傅延洲又重复了一遍,秦洛才相信她刚才并没有幻听。

想起傅延洲之前说的让William认祖归宗的话,秦洛刚刚颤动的心又沉了下去,傅延洲不过就是想要孩子罢了,秦洛对自己说。

“看来傅总是被刚才的事吓到了,对于这件事我很感激,也很抱歉,我会尽力补偿傅总的。”秦洛背对着傅延洲说。

听到秦洛无情的话:“补偿?你打算拿什么来补偿?”

秦洛顿了顿说:“我知道傅总什么都不缺,傅总的这份恩情我也不知道该拿什么来还,只要傅总想要的,我一定尽全力替傅总拿到,除了和我结婚。”

傅延洲忍不住冷笑一声:“除了和你结婚?那孩子呢,如果我说我要孩子呢?”

秦洛一听傅延洲的话,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认为傅延洲就是冲着孩子去的,顿时也没有了耐心,直接甩开了傅延洲的手。

她正要抬脚往外走,却听到傅延洲的一声痛呼,犹豫了一下,秦洛淡淡地说:“我去给你叫医生。”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傅延洲闻声看去,却只看到了一群医生,而没有秦洛的影子。

“傅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吗?”一个跟着进来的小护士殷勤地问道,满心希望自己的温柔能够打动这位新北市的太子爷。

可傅延洲却看都没看她一眼,把旁边桌子上的东西往下一挥,乒乒乓乓一阵乱响中,他冷声道:“出去!都给我出去!”

小护士被吓得脸色一白,几个医生见状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也都不敢去触这个霉头,不一会儿,整间病房就又空了,只剩下傅延洲一个人。

他捏了捏眉心,紧紧地闭上双眼。

而另一边,秦洛本来就没有打算再回病房,所以给傅延洲叫了医生之后,她就直接离开了。

坐在车上,秦洛犹豫了一下,给助理打了个电话:“Levis,麻烦你一件事……嗯,好。”

打完电话之后,秦洛看了看傅延洲病房的方向,心情复杂地发动车子离开。

从医院离开之后,秦洛一直无法平静下来,干脆直接去了William的幼儿园,跟老师请好了假,接William回去。

1 2 3 4 5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