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性的很黄很详细的文章 那一晚老师来到我房间

此刻的季晴,在沈浪一句严肃的称呼以后,她的心便已经凉了,再加上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

她知道,自己和他彻底没戏了,就算是做好朋友都不太可能,脸色登时,便变得煞白起来了,更多的是无尽的悔痛,愣愣地看着沈浪离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件事情,当然不关钟萱的事情,但见沈浪这种眼里只有自己身体,钟萱不屑一顾,在她心里认为,自身的魅力,可不是突出在胸上,而是在自己内心。

假如一个人眼里,只有自己的胸,那就只能说明这个人俗不可耐。

各种迹象表明,沈浪无疑即是这种人,更可恨的是,他竟然反复地观察自己,这让她很不爽。

可看到沈浪打开车门时,钟萱有些惊讶。

方才来的时候,她就看见了这部豪车,那时还有些惊讶,是哪个大富豪来了?

而今,一见到方才被自身贬的一无所取的人,竟然在此时打开了这部豪车的车门,这对她来讲,绝对是难以置信的一幕。

想到这里,她向旁边的季晴问道:“这车不会是他的吧?”

季晴苦笑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季晴不想说话,可放在钟萱的眼里,却以为是在否认这个事。

假如不是他的车,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是司机。

钟萱本想过去说几句,可见车子起步了,只能作罢,嘴皮子恨恨地说道:“下次别让我碰到你!”

钟萱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下次碰到了沈浪,她想要干什么。

“小晴,你和他究竟是怎么回事,让你如此委屈自己?难道就由于是甩了他,才觉得愧疚吗?可这种事情很正常啊,没必要和他说什么对不起。”钟萱觉得这件事情真是太奇怪了,和季晴的脾气不相符。

却见季晴仍旧苦笑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一时间,我也说不清楚。”

说实话,这件事情很简单,只不过季晴不想说出来罢了,说出来,也是她显得很丢人。

钟萱可不知道季晴的苦衷,见她不愿意去说,她便试探的语气说道:“小晴,你不会是把他那个了,又想要甩了他吧,这是他占了便宜了。”

据钟萱所知,一些名媛总喜欢在外追求刺激,有的以致于惹得他人还会动真情。

这些在上流社会来讲很正常,钟萱有这种想法,也无可厚非,她还没有说完,却见到季晴紧绷着俏脸,一句话也不说,自顾地走了。

季晴知道钟萱的脾气,再听她说下来,还不知道把这件事情,想成什么样子了。

1 2 3 4 5 6 7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