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的神医小媳妇白清越萧临风-战神的神医小媳妇小说免费阅读

《战神的神医小媳妇》是作者七月半创作的一部古代穿越言情小说,白清越萧临风为主角,她本是现世顶级女西医,一朝穿越成为了农门之女,没爹疼没娘爱,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妹妹。面对家徒四壁的茅草屋,白清越凭借手中的生神秘空间,种草药,炼药丸,不仅赚了个盆满钵满,还捡回一个绝世美男做夫君。

战神的神医小媳妇精彩章节

白玉兰很担心,姐姐已经满十五岁现在还没嫁人,官府一定还会来人的,就算大伯娘不逼她,可官府……

白清越似乎不担心这件事,查看了一眼耗子肉,见都熟了忙笑嘻嘻的,“来,肉熟了快吃吧。”

“姐姐,你吃啊。”

白清越把肉递给白玉兰,伸手摸了摸白玉兰的小脸,见她左脸有一块巴掌大小疤痕,那是小时候为了救原主被烧的,她不由的佩服眼前的小丫头,小小年纪就知道保护姐姐了。

“妹妹,日后姐姐有法子了,一定替你治好脸。”

白玉兰今年十三岁了,营养不良面黄肌肉,个子也长得小小的,可这张脸却不错,瓜子脸白皮肤,可惜了那半边脸有那么大的一块疤痕。

在前世她本是赫赫有名的西医大夫,做手术打个针什么不在话下,没想到她出了车祸魂穿到这具和自己一个名字的身体里,如今穿都穿了,只能想法子致富发家过上好日子。

“姐姐你别逗我开心了,我这脸已经好不了了。”

她早已习惯别人叫她丑丫头了,因为这疤痕她在别人面前都抬不起头。

“傻丫头,姐姐会想法子的。”

“姐姐,你一点都不担心这官府……”

“别急,人马上来了。”

白玉兰有些懵,“人,什么人?”

难不成姐姐有了相好的,她怎么不知道?

咚咚咚……

正说着,外面的破门被人轻轻敲着,白清越立刻起身神秘的道,“来了。”

打开了门,外面走进来了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白清越有些嫌弃指了指他背上,“张三哥,我让你捡的就是他?”

叫张三的男人大约二十几岁,长得一张庄稼汉的脸,他背了一个年轻的男人,烛火之下,那男人昏迷不醒看样子只剩一口气了,张三点头,“就是他了,我可是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快找个地方安置。”

张三进来把那男人放了下来,白玉兰瞪大眼睛看着那男人,“这,姐姐,三哥,这男人是谁啊?”

白清越没搭理她的话,而是仔细打量昏迷的男人,见他剑眉星秀五官长得还挺帅的,身材也还不错,就是瘦了一些,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都是个临时男人。

“三哥,确定要死了?”

张三抹了一把额头汗,“不死也活不长了,从矿场出来的都是废人一个,不然咋会丢出来,不过丫头,三哥这就不明白了,你这是闹哪出啊?”

白清越爽朗一笑,“自然是捡相公了,三哥,这事儿谢谢你了,你可得给我保密。”

“啥,你要这死男人当相公,丫头啊,你可别胡来,早知道三哥就不给你捡回来了,他要死了,你和他搞在一起,你会守寡的。”

这三哥从小就对他们姐妹好,白清越也很信任他,“三哥你别操心了,我有分寸。”

张三很是无奈,“你让我咋说你,捡个要死的男人当相公,你就算着急想嫁出去,也别弄个要死的人,多晦气啊,我看村里的王六对你有意思,你还不如……”

“得了三哥,你认我这妹子就把这事儿放肚里去,其他的我有分寸。”

张三觉得很惋惜,“早知道你让我捡男人是做相公的,我就不帮你这忙了,你爹娘泉下有知该怪罪我了。”

“三哥,谢谢你了,这里是一两银子,麻烦你去打点了。”

“银子,这……”

人情归人情,弄这男人回来张三却是出了一些力,还得花小钱孝敬那些矿场的人,他伸出粗糙的手接过,“那我就不客气了。”

“妹妹,送三哥出去。”

她们出去之余,白清越用力把男人拖到了木板上躺着,她仔细端详发现这男人长得真是不错,奇怪,这矿场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美男?

说到这矿场离村子不远,听说是专门处置那些犯了罪的犯人劳改的地方,就相当于现代的监狱,这男人长得气宇轩昂,虽然穿着粗布麻衣却难以掩饰身上的贵气,怪了,他犯了什么罪会被流放到此还要死了?

昏暗的烛火之下,男人难受呢喃一声,她顺势替他把了脉,她是西医对中医不是很熟,不过基础的把脉还是会的,就是不精罢了,脉象虚浮跳的缓慢,有油尽灯枯之照,这男人确实是要死了。

屋外,白玉兰回来了,“姐姐,你真是胡闹啊,让三个捡个快死的男人做相公,这要是被大伯娘知道了……”

大伯娘一定会打死她们的。

想到这白玉兰更是焦急,这破柴房离大伯娘住的地方有些距离,可如今藏了个男人在这,迟早会被发现的啊。

见妹妹如此怕那白氏,白清越站了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怕她什么,玉兰你记住,日后我们不用怕白氏,更不用怕白海棠。”

“姐,你哪来的银子?怎么会想到捡个相公啊?”

她没想到姐姐让三哥去矿场捡男人了,更没想到姐姐还有私藏银子的习惯,那一两银子刚刚眼睛都不眨就给三哥了,要知道,一两银子可够家里吃半个月了。

面对妹子的质问,白清越扯了扯嘴角,“这银子是姐姐这么多年存的,原本想着多存点带你离开这破家,可如今我得解决个人问题,若我一直不嫁人,不止大伯娘会想方设法把我卖掉,官府也不会放过我,现在有了这男人我不用怕官府,等他过几日死了我就可以当寡妇,谁也不能说我大龄未嫁。”

白玉兰没想到姐姐是如此打算的,她瞥了一眼躺在破床上的男人,“姐,这法子行吗?”

“自然行的,好了你快把老鼠肉吃了睡觉,这里交给姐姐。”

说着她去忙活打扫屋子了,这柴房虽然条件简陋,可她不喜欢脏乱差,自己住的地方怎么都得收拾干净,哪怕是破屋。

白玉兰见她去打扫屋子了,突然来了一句。

“姐姐,你变了。”

白玉兰突然这话让她有些吃惊,她扭头看她一眼,一本正经走到她身边,“玉兰,你是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从前的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