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宝镜张鹏小说-徐宝镜张鹏免费阅读

徐宝镜,张鹏是小说《重生之极品宝镜》中的主角。张鹏真气得不行,宝镜笑呵呵安抚,宝镜的声音不高不提,好似一股清泉让他怒火慢慢消失。自从宝镜给他讲过成本计算后,张鹏在学习自己思考,一时想不明白的东西他也不急,只是暗暗观察宝镜的言行,跟着小镜子学学,她总不会害自己的。

精彩章节

见两人摆开了摊子,下了班的工人中就有老主顾上前,“来一勺猪脚汤……嗯,就是这味儿啊,昨天你们怎么没来,那边有人也卖猪脚汤,料没你们下的足,味儿也不够!”

咕噜咕噜喝了汤,老主顾一通抱怨。

宝镜解释说昨天领成绩单去了,热情的主顾问两人考得好不好,张鹏一脸得意,宝镜只是笑笑。

“谢谢您支持我们勤工俭学,一勺汤三个馒头,您一共就给两毛吧!”

宝镜大方拉拢顾客,别人也不好意思占俩小孩儿便宜,虽还是给那么多钱,好言暖人心啊,让人心情愉快!

依旧是不到一小时,宝镜和张鹏带来的食物就全卖光了。

大舅来接两人时,不远处那也卖烧菜的两口子目光很不善。昨天宝镜两人没出摊时,他们的烧菜卖的很不错,今天却少了大半顾客,毕竟不是每个顾客都喜欢吃馒头就烧菜的,别人有了其他选择,他们的味道不够好,料也没宝镜下的足,自然竞争不过宝镜的摊子。

工人稀稀落落散了,他们的烧菜还剩一半呢,可把摊主气得不清:“什么人啊,只让小屁孩儿来摆摊,故意博取同情吧?”

摊主老婆则嘀咕道,“什么叫料不足?谁家有那么多肉票,自由市场上的肉可不便宜,下足了岂不是亏死了!”

摊主眼珠子一转:“那两个小屁孩怎么不亏,不行,得弄清他们在哪里拿货。”

两口子埋头商量要如何获取情报,这一厢,张鹏在半路上已经渐渐想明白了:“就算同样是卖烧菜,别人买不到便宜的边角料,成本降不下去,在质量上就比不过我们,同样的价钱,我们的烧菜更美味实在,所以他们竞争不过?”

他和宝镜能弄到远比市价便宜的原材料,是因为宝镜有个肉联厂当副厂长的舅舅。张鹏忽然明白了,为何宝镜一开始就坚持每次都要分钱给李叔叔,这是两人独一无二的核心竞争力呀!

张鹏恍然大悟,李立平也在问着宝镜:“真考了南县第一?听别人说舅舅还不信呢,我外甥女可真聪明,过年舅舅要好好奖励奖励你……不过宝镜啊,你这小买卖虽然赚钱,可你只能做一个寒假吧?等你开学后,摊子就不开了吗?”

利益对半分润后,一天也能赚小二十,李立平认为宝镜可以告诉父母了,好让妹妹两口子做好接手的打算。

哪知宝镜却摇头道,“以后农机厂外面摆摊的人会越来越多,寒假过完,利润也就没有现在高了,再说国家政策现在还不明朗,我不想爸爸妈妈冒着投机倒把的风险干这事儿。过了寒假,我把摊子交给别人吧!”

做饮食生意赚钱,可也是最幸苦的,没有店面更是风里来雨里去出摊,要不是人微言轻,宝镜自己都不想做这个积累第一桶金,又怎么舍得让父母同样操劳?

李立平见她心里自有主意,也不多言,在80年做小商贩不仅不体面,也不太稳定,他还怕宝镜真的撺掇妹妹或妹夫辞职呢。没办法不担心啊,这丫头嘴巴可真厉害,说服人心上很有一手嘛!

照例去舅舅家分了钱,宝镜才和张鹏回家。

徐家夫妻是发现不了宝镜的小秘密,倒是这天深夜,小铜镜又有异变发生。

大概是吸纳了足够多的月光,小铜镜在深夜时发出一道刺目的白光,疲惫沉睡的徐爸徐妈没被惊动,一直睡得不踏实的宝镜一下就被惊醒了。

小铜镜先是发光,然后徐徐上升,停在了宝镜头顶,开始滴溜溜疯狂打转。在它急速转动中,宝镜有一种月光忽然一暗的错觉,小铜镜恍若鲸鱼戏水般将附近的月光吸噬一空,两个古篆大字在背面缓缓浮现:“太阴!”

太阴,这是铜镜的名字?她都舍不得眨眼,眼睛大睁着盯着太阴宝镜,当镜名浮现时,旋转着的镜子也慢慢停下。

她以为镜子会落下时,异变陡生,那拭去岁月铜锈的镜子竟缓缓往窗外飞去,大有一去不复返的气势。

这如何能行?!宝镜既惊且急,想也未想一下蹦起来伸手抓向镜子——

与一家人未来命运相连的传家宝,眼看着要遁空而去,宝镜既惊且急,一下就从床上蹦起,伸手抓向镜子。

或许是上天也可怜她上辈子的悲苦,本要撞破窗户玻璃飞走的太阴镜,竟被她右手牢牢擒住。

宝镜自己都有些恍惚,却下意识牢牢握住了镜子。

不,这辈子她再也不会把此镜弄丢,也不会再把一家人的幸福弄丢。她因太用力,竟未注意到自己的右手已被镜沿划破,掌心流出的鲜血如同月光般被太阴镜吸噬,镜背面的太阴两个字更显得琉璃剔透!

“这辈子,再也没有谁能抢走你,也没有人再能算计徐家,迫害徐宝镜……”不知不觉,宝镜再次泪流满面,她的眼泪滴落在太阴镜上,与尚未吸噬完毕的鲜血混淆在一起。

重回一生的不甘与希冀,人至情,则血泪有灵,镜也有灵。

镜子吸噬了她的血泪,代表着太阴镜认可了她……说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不如说是前后两辈子,徐家血脉几代人的蕴养,让太阴镜认可了徐宝镜。

太阴镜既认主,便如她从前所愿,把自己隐藏了起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