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枭雄恰同学少年著-陈北伐何子清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一世枭雄》是作者恰同学少年执笔创作的一本都市爽文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陈北伐何子清。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陈北伐为了妹妹的病,入赘李家,被人嘲笑,在这人世态炎凉的世间,他只为了自己的妹妹,可一分钱就让他寸步难行,如今他继承了鬼医绝学,却仍然恢复不了妹妹被挖去的双眼,这是一个枭雄崛起的故事,也是一个男人成长的故事。

精彩章节

杨六两猛的一批。

但双拳难敌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在他一钢管砸断一人手臂时,被一个长相猥琐身形灵活的家伙偷袭,背上挨了一刀。

与此同时,一个混子抡着钢管向杨六两后脑勺砸去,这一家伙下去,肯定开瓢。

“玛德,动我兄弟,找死!”

陈北伐眼神如电,手中棒球棍飞了出去,直接命中偷袭杨六两的混子,砸翻在地。

“三哥,牛的一批啊!”

杨六两冲陈北伐咧嘴一笑。

“少特么废话,不想死就干翻他们!”

“嘿嘿。”

杨六两咧嘴一笑,猛虎般冲了出去:

“玛德,敢偷袭老子,看老子不打爆你的蛋子!”

陈北伐眼神冷漠,整个人如同杀神附体,一拳一个,转眼间放翻三四人,所向披靡,无人可挡。

“大熊,给我废了那小子!”闪电哥凶狠道。

从他身后,走出一个身高将近两米满身横肉的大块头,俯视着陈北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

“小子,你身手不错,有点东西,可遇到了我,嘿嘿,你死定了!”

陈有德看着大块头,惊恐道:“这大块头跟小山一样,太吓人了。”

“呵呵。大熊可是我最厉害的手下,力大无穷,曾劝架两头发情的牛,你猜怎么着?他徒手将两头牛放倒了,可以说是天生神力。”

闪电哥得意一笑:“你放心,大熊一只手就能捏爆这小子!”

“挡我者死!”

陈北伐直接一拳轰出。

大熊抡起沙包大的拳头,对轰过去。

嘭!

陈北伐身躯一震,心中暗惊,好惊人的力量!

大熊手臂忍不住颤抖,心中同样震惊,比拼力量,他还没遇到过对手?

眼前这小子,看似手无缚鸡之力,却能让他退后一步?

大熊觉得这是一种耻辱,大吼一声,如坦克般上前,一拳轰去。

“小子,再来,我要一拳打爆你的脑壳!”

“滚——”

陈北伐身躯一震,体内真气沸腾,漆黑的双眸闪过一抹邪异光芒。

他一步踏出,气势犹如火山暴发,席卷而出。

这一刻,他如凶兽苏醒,爆发出一股可怕而惊人的气息,一拳轰出!

嘭!

咔嚓!

一道闷响,一声脆响,一道人影如遭雷击,整个人宛若断了线的风筝,生生被震飞七八米,手臂已然折断,大口吐血,当场昏死。

当看到这幕,闪电哥和陈有德脸上的笑容瞬间僵滞,震惊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这、这怎么可能?”

经过灵丹炼体,加上这两日的修炼,陈北伐现在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他如虎入羊群,凶猛的一塌糊涂,转眼之间,闪电哥的小弟全倒在地上,筋断骨折,失去战斗力。

“我去,三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残了?”

杨六两看傻了眼,又惊又喜道。

“三哥威武,牛批!”大龙也叫道。

闪电哥和陈有德脸都吓绿了,浑身颤抖如筛糠一般,一脸惊恐的望着陈北伐。

他们彻底怕了,差点儿吓尿了。

这哪儿是人啊,分明是一个凶残无敌的大魔王!

“你、你、你——我大舅哥可是南哥,你要是动了我——”

陈北伐面无表情的开口:

“动我兄弟?”

嘭!

陈北伐一钢管抽过去。

闪电哥惨叫一声,头破血流,当场昏死过去。

陈有德吓得面无人色,腿都软了,瘫在地上,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他爬起来,跪在地上,哭着求饶:

“小、小北,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那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看在这么多年我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饶我这一次好不好?”

“饶你一次?”

陈北伐怒道:“你在挖掉小妹眼睛的时候,怎么没想过饶她一次?”

“她今年才十八岁啊,没了眼睛,你让她怎么活?啊——”

提起小妹,陈北伐不禁落泪,但眼神却带着滔天怒火与恨意。

“我不是人,我猪狗不如。求求你,小北,饶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陈有德跪在地上,一边抽着自己,一边求饶道。

“我、我可以把卖眼角膜的钱给你,还有拆迁款,统统给你——”

“你特么怎么还有脸求饶?”

陈北伐一脚踹翻陈有德,目光阴冷的盯着他,寒声道:“照片在哪?”

陈有德颤声道:“照、照片,在、在我一个相好那里!”

陈北伐问道:“还有,你是通过谁,卖了小妹的眼角膜?”

但凡参与卖小妹眼角膜的人,都要清算。

陈有德道:“是、我相好王翠花介绍的。”

“她有一些关系,经常给他们做中间人,介绍生意,从中赚一些佣金。”

“他们是谁?”陈北伐眼神如冰。

陈有德摇头道:“我、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只知道他们做事很谨慎,让我们把人送到指定地点,然后他们将人带走,让我们在原地等,做完手术后,他们把人送回来——”

什么?

就这么草率的将小妹送到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手上,如果对方心再黑点儿,不但挖了小妹的眼睛,还趁机摘取其他部位,甚至将人卖了、杀了都不知道。

陈北伐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往下想,一阵后怕。

“陈有德,杀你十次,都难消我心头之恨!”

陈北伐一脚踹出,陈有德惨叫一声,如死狗般搽着地面横飞出去,狠狠撞向一堵墙。

“带我去找那个女人!”

很快,陈北伐,杨六两一行人来到洗脚店。

可人去楼空。

“三哥,屋里的贵重东西都没了,人八成是跑路了。”杨六两道。

“跑了?不可能!不好,我的钱,我的钱——”

陈有德忽然想到什么,整个人像是疯了一般跑进院里,撬开一块铁板,地窖里面空空如也。

他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了,失魂落魄的自语道:“二百多万啊。没了,全没了。”

说着,他眼中凶光大盛,恶狠狠的骂道:

“王翠花,我操你祖宗,你特么敢黑老子的钱,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忽然,他看向陈北伐,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发疯似的哀求道:

“小北,那贱人一定走不远,你帮我找到她,把钱拿回来。我分你一半,不,你八我二,好不好,好不好,求你了。”

陈北伐望着发疯一般的陈有德,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他深呼一口气,面无表情的开口道:“照片在哪?”

陈有德急声道:

“对对对,照片。照片和钱放在一起,找到王翠花,不但能把钱拿回来,还有照片——小北,快、快、快,再晚就来不及了。”

陈北伐看向杨六两,“老六,务必找到这个女人,把照片拿回来!”

“好。”

杨六两点头答应,而后望着陈有德,道:“三哥,这老畜生要怎么处理,要不直接埋了算了。”

陈有德吓坏了,连忙跪在地上,哭着大喊着求饶:“小北,求你了,不、不要——杀我!”

陈北伐望着陈有德道:“你干的这些事儿,把你千刀万剐了都不为过。但念在你将我和小妹养大的份上,就留你一命。”

“但从此往后,我和小妹与你再无半点关系!”

说完,陈北伐转身离去。

“老畜生,你对三哥有养育之恩,对老子可没有——”

杨六两抡起钢管,狠狠砸了下去。

咔嚓——

另一条腿断了。

啊——

陈有德发出一道杀猪般的嚎叫,疼的满地打滚儿,差点儿昏死过去。

陈北伐三人走后不久,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带着两名青年走了进来。

女人装束奇怪,大半夜还带着墨镜。

她走上前,用脚踢了踢陈有德。

“没死就喘口气!”

陈有德睁开眼,看到女人,眼神浮现怨毒之色,指着她破口大骂:

“王翠花,你个贱货,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话是你说的。”

王翠花笑道:“呵呵。你个老东西在老娘肚皮上翻滚了这么多年,就这点儿钱,还不够老娘的辛苦费呢?”

“听说你又欠了赌场三十万的高利贷,与其你死在地下赌场那帮人手上,倒不如让老娘把你眼角膜卖了,也算是小小补偿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你、你要干什么?”陈有德吓坏了。

“动手!”

王翠花冷笑,挥了挥手。

“是,花姐。”

两名青年将陈有德打晕,拖上车。

从此以后,龙江街头就多了一个瘸了一条腿的瞎眼老乞丐。

正应了那句老话。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