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缘人男主是谁

由阴缘人所创作的这部非常好看的灵异悬疑小说《阴缘人》女主是吕小冉,很多读者看了之后会讨论这部小说的男主是谁?《阴缘人》的男主是谢一鸣。在经历了许多事后,吕小冉和谢一鸣互生情愫两情相悦,在最后,他也陪伴在了女主身边,让她感觉到幸福和明媚。

阴缘人精彩章节

脚步匆匆赶往宿舍,我精神力联系咕仔打探吴悦儿的踪迹,却是咕仔跟丢了吴悦儿,此刻也是不知道吴悦儿去了哪里。

交代咕仔先去我宿舍,我开始朝着女生宿舍楼方向狂奔。

女生宿舍楼这个时候早已经是闭门谢客,看着那被锁的严实的女生宿舍大门,我直接选择从女生宿舍楼外的下水管攀爬到我宿舍所处的四楼。

此刻已经是秋天,冷风瑟瑟。夜深人静时候独自攀爬下水管,我却不觉寒冷反而是掌心全是汗水。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从一楼攀爬到四楼,我只用了短短不足两分钟。扒拉开四楼走廊的玻璃窗,我从窗口跳入四楼直朝我宿舍。

宿舍门口,咕仔已经到了,正在宿舍门外把玩着他的陶响球等着我的到来。

看到我的到来,咕仔手指指指我宿舍的门,我瞬间就头大了。

和咕仔相伴这些年,咕仔的动作我自然是明白什么意思,那吴悦儿的鬼魂,此刻就在我的宿舍里面。

拿出寝室钥匙去开寝室的门,我的手是控制不住的哆嗦。

寝室里的舍友都是普通人,吴悦儿的鬼魂可以轻松附体。倘若吴悦儿的鬼魂想附身我的舍友那是很简单事情,我不敢揣测吴悦儿的鬼魂会控制我舍友身体做些什么。

打开寝室的门,整个寝室黑漆漆静悄悄,舍友这个时候睡的很沉,吴悦儿的鬼魂坐在汤思可的床边,阴测测目光望着门口的我。

眼前情况,让我心下稍宽,却也脚步顿住浑身僵硬。

心下稍宽吴悦儿的鬼魂还不曾附体我的舍友,脚步顿住浑身僵硬是因为吴悦儿的鬼魂距离汤思可够近随时她抽风就能附身汤思可而我根本没机会阻止。

我的反应取悦了吴悦儿,那吴悦儿裂开嘴笑了起来,唇角流淌出鲜血滴滴答答滴在了汤思可盖的被褥上面。

不止如此,吴悦儿还伸手抚摸上了汤思可的脸颊,自杀割腕的手腕处滴落的鲜血滴在了汤思可的脸上,让睡梦中的汤思可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

这样的吴悦儿,让我有种爆粗口的冲动,尼玛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好不?在挑战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么?

不可否认,吴悦儿准确的拿捏着了我的弱点。汤思可,是我除却奶奶之外最在意的损友。

怎样,我都是不希望吴悦儿受到伤害。我的双手掌心汗津津的,脑子飞快运转想觅得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

闫老头送我的乳白色玉石做成的小葫芦只能是自保不让鬼魂伤害到我,诡异失灵的符咒也已经用完,如何做,才可以?

就在我左思右想不得法的时候,吴悦儿竟是脸贴在了汤思可的脸上得意瞧着我,鬼魂的阴冷气息让睡梦中的汤思可瑟缩下身体。

“冉姐姐可要帮忙?咕仔可以赶走厉鬼。”正在这个时候,咕仔的声音清晰传入脑海。

此刻听到咕仔的这发音,让我只觉是天籁之音。

苍天啊大地啊,我家咕仔竟是这么聪明还知道怕打草惊蛇用精神力联络我,竟是还有能赶走厉鬼的本事?

要要要,怎么不要?事不宜迟,我果断吩咐咕仔立刻出手,把这会嘚瑟的吴悦儿的鬼魂给赶离汤思可身边,赶的远远地在天亮之前让吴悦儿的鬼魂没有下手害人的机会。

我的吩咐刚刚结束,本来在寝室门外站着的咕仔瞬间出现在吴悦儿的鬼魂面前,在吴悦儿怔楞间咕仔伸出手用手里的陶响球对准吴悦儿的鬼魂。

我清楚看到,咕仔用的是那个颜色偏重的陶响球,也就是内里有阳珠的那颗陶响球。

吴悦儿的鬼魂瞬间被弹飞,鬼魂从寝室窗户处逃遁,咕仔紧随其后也一起离开。

尼玛总算是是吴悦儿的鬼魂走了,我扶着寝室的门有脱力的感觉。

打开宿舍的灯,我去水房打水,取了毛巾替汤思可擦拭她脸上的鲜血。

“哎?天亮了么?小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刚没擦两下,汤思可就醒了,睁开迷蒙的睡眼问向我,瞥见我手上毛巾上面全是血,汤思可顾不得追究我何时回来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唉呀妈呀,哪来的这么多血?”

“刚回来就看到你留鼻血,这不正给你擦嘛。”脸不红心不跳撒谎,我也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解释能圆过汤思可这里哪来的这么多血,尽管流鼻血这个理由很是牵强。

“卧槽,看来我是上火了,流这么多血我要啥时候能补回来。”一听我的话,汤思可顿时小脸就皱了起来,对我的话不疑有他。

“明个我请你下馆子,好好补补。”这样的汤思可,让我噗嗤一声就笑出了声。伸手拿过汤思可挂在床头的衣服递给汤思可让她穿上,我可不想汤思可再感冒了。

和汤思可一起把汤思可床上沾上鲜血的东西一股脑全换了,再用水房里公用洗衣机清洗干净晾挂起来,等收拾妥当,时间已经到了早上快五点。

汤思可因为这一通折腾睡意全无,索性穿好了衣服就窝在被窝里看鬼片,我则是躺下歇息一会儿。

一晚上没合一眼,另加和吴悦儿鬼魂纠缠斗智斗勇担惊受怕,我乏累的紧。躺下没多久,我就进入沉睡状态。

等我被汤思可叫醒,时间也就到了早上七点半。

早饭汤思可已经帮我打好就搁在寝室中间的长桌上面,只等我起床收拾好就可以用早饭。

看我醒了,汤思可交代我早饭趁热吃,她则是先去教室帮我占座。

我精神力探查阴珠看咕仔已经回来,就匆忙穿衣洗漱用饭,抱上课本就直奔教室。今个第一节课依然是以严厉著称的经济学老师的课,果决是不能迟到。

赶到教学楼门口,我点背的遭遇王浩文。

“早啊小冉,没想到一大早就能遇到美女,看来今个是我的幸运日。晚上一起看电影如何?”王浩文貌似忘却了昨天我给他的尴尬丢脸,竟然春风满面的对我发出邀约。

看到王浩文这没脸没皮模样,我真心是想啐他一口不甩他离开,却是猛然想到吴悦儿,我不禁唇角勾起:“好,不见不散。”

估计是没想到我会答应他的邀约而且还这么干脆,王浩文有片刻的呆愣,不过很快回神,满脸璀璨菊花笑。

我没给王浩文再发音的机会,径直去往教室上课。

尼玛今晚上带你丫的去见吴悦儿的鬼魂,不吓尿你丫的才怪。及时行乐把少年,别介过了今晚你丫的就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让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功德无量的事情,别谢姐,姐做好事不留名。如果一定要问姐叫什么,那姐告诉你,姐其实本名叫雷锋。

一个上午,王浩文这货一直都处于嘴巴没合拢傻乐状态,不时的瞟一眼我是满脸的兴奋。

“小冉,你说王浩文今个是咋了?你说是不是他吃兴奋剂了?”汤思可用胳膊肘碰碰我,示意我去瞧一眼王浩文的异状。

“初步判定他今个出门是没吃药。”我用第二节课的课间时间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抬头看一下兀自兴奋不已的王浩文就收回了视线。

我的回答,让汤思可喷笑:“小冉你的嘴巴忒毒了,姐喜欢。”

汤思可笑的花枝乱颤时候,王浩文径直从他座位上起身走了过来。

“小冉,我们今晚就去奥斯卡影城看八点档的电影,到时候我来接你。”王浩文的声音很大,瞬间让班里同学的打闹声静止,让汤思可的笑声戛然而止。

“不用,到时候奥斯卡影城门口见就可以。”对于王浩文这故意为之,我嘴角抽搐。

尼玛这是唯恐别个听不到还是咋的?特意的拔高声音一副含情脉脉状你特么的是情圣他二大爷你妈知道不?此刻的我,在心里鞭尸这王浩文百遍都觉得不过瘾。

“好,都听小冉的。不见不散,我就在奥斯卡影城门口等小冉大驾光临。”得意扫一眼全班其他同学,王浩文嘚瑟非常。

“嗯。”低头收拾桌子上的作业本,我不再多看王浩文一眼。

看我不打算再理他,王浩文识趣离开。

“喂,小冉,你脑子进水了是吧?刚才是不是我幻听了,来让我掐一下你看我是不是在做梦。”王浩文离开,汤思可才从刚才的目瞪口呆状态抽身。

听了汤思可的话,我重重在汤思可胳膊上掐了一下,疼的汤思可大叫谋杀,想要再追问我应约王浩文的原因,却是这个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了,汤思可只好把问题憋在心里,只拿不赞同的目光彰显她的态度。

上课继续,我的目光望向谢一鸣。

从今个早上我来教室,谢一鸣也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就转开了视线,刚才王浩文闹的那一出,全班同学的目光几乎全部集结在我和王浩文方向,却是谢一鸣连往我这里瞧一眼都没有。

这叫不叫做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不禁心中自嘲。

这样倒是可以直接切了我心里不时冒出来的奢望,如此,甚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