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欢愉丁叁叁戴宪-昨日欢愉全集电子书阅读

女主角丁叁叁男主角戴宪小说书名为《昨日欢愉》,何甘蓝是丁叁叁戴宪小说作者。丁叁叁和戴宪互相喜欢,但丁叁叁是医生,她清楚自己与丈夫的身体不适合要孩子,于是迫于无奈,她只好以不想生小孩为借口离婚,离婚后男主角戴宪装可怜想要博取丁叁叁的同情,可是丁叁叁却对他爱搭不理,起初他是愤怒的,但后他得知真相之后,学会了坦诚,两人敞开心扉。

昨日欢愉全集电子书阅读

很奇怪,这一晚上她居然没有做噩梦,就那样香甜的睡到了早上。

穿衣起床,她注意到卧室里的沙发整整齐齐的,一点压痕都没有,打开柜子一看,被子也没有被人拿出来。

外面传来交谈的声音,她走出去,迎面撞上一股鲜汤面的香气,有些熟悉,闻得出是他的手艺。

此时,丁母正站在厨房的门口,让戴宪给丁叁叁的碗里加点儿蒜。

“还是不放了,她不爱吃。”这是戴宪的声音。

“她不爱吃你就听她的啊?蒜对人的身体有好处,亏她还是医生呢。”丁母正说着,丁叁叁就从她身边飘过,往卫生间洗漱去了。

“这丫头,属鬼的!”丁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被惊到。

背后说人家的坏话,就算是亲妈她也有些心虚啊。

丁叁叁洗漱出来,早餐已经摆在了餐桌上了,一碗撒着葱花的汤面和一个煎得嫩黄的鸡蛋,外加一杯鲜榨的橙汁儿,很健康。

“昨晚睡得好吗?”丁父问她。

“嗯,还好。”丁叁叁回答。

“嗓子怎么了?”

大概是昨晚哭多了……

丁叁叁轻咳一声,瞥了一眼戴宪,低头吃早餐。

吃完饭后,戴宪要回去了,丁母让叁叁去送他。

“你昨晚睡哪儿了?”丁叁叁走在他身侧,问他。

“沙发。”

丁叁叁抬头,“撒谎这么溜?都不用想的?”

戴宪轻哂:“好吧,地板。”

丁叁叁眯眼:“再编?”

电梯来了,他率先站了进去,然后伸手拉她进去。

“我怕你睡得不安稳,就在你床边坐了一会儿。”他笑着说。

恐怕不是一会儿,应该是一夜。

丁叁叁侧头,在镜面的反射中看到了自己的脸,有些苍白羸弱,像她妈妈刚才说的,属鬼的。这样他也能看一夜?

丁叁叁把他送到了车库,她站在停车的线外,等着他开出来跟他道别。

他一晚没睡,精神还是那样的好,三两下将车子倒了出来,停在她的面前。

“今天别去上班了,休息一天吧。”他降下车窗,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不用了,你知道我休息得很好,快走吧。”她轻轻一笑,挥手道别。

他微微点头,打了半圈方向盘,将车开上通道。丁叁叁看他开走了,慢慢地也往回走去。

他将车开出了十几米远,眼看就要出了车库的门了,又直线倒了回来。

丁叁叁听到声音,停住脚步转身看去。

“怎么又回来了?”她疑惑的看着他。

他摘下鼻梁上的墨镜扔在一边,深吸了一口气,问她:“你和那个姓方的分手了?”

丁叁叁:“……”

“我听妈妈说的,不是故意要打听你的感情动向。”他急忙撇清关系。

丁叁叁看着他,从他的额头扫视到了下颌,目光缓慢的游移。轻轻挑了一下眉毛,嘴角一撇,她轻笑一声转身离开。

戴宪搞不懂她眼神流转之间的深意,楞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丁叁叁背着手,肩膀放松,像是卸下了一身的重担,轻快地朝家里走去。

太傻了,就凭这样看着他犯傻都觉得好高兴的样子,她也确信自己还爱他。

要什么结果?要什么婚姻?仅仅是四目对忘,她已经很满足了。

……

晚上丁叁叁去接夜班,看到葛稚川一脸青色的从手术室出来,递上了丁母自制的蛋糕以表安慰。

“最近真是走背运,手术一台接着一台没停过,我感觉自己都像是要被吸干阳气了。”葛稚川脱下白大褂瘫坐在沙发上。

“快回去休息吧。”

“等会儿就走,我先把你这蛋糕消灭了来。”

果然,吃货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忘不了进食。

丁叁叁一笑,穿上白大褂,拿着病历本去查房。

查到十七楼的时候正碰上苏可离开,她绕到了丁叁叁的面前,笑着说:“等你查完房可以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吗?我想找你聊聊。”

丁叁叁一边在本子上记录一边点头说好,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种苏可找她不是为小俊的事儿,而是为她们共同出现交集的那个男人。

小俊问丁叁叁:“丁医生,我还有多久才能吃东西啊。”

“你不是吃了一些流食吗?”

“那不是人吃的东西,我指的是披萨牛排火锅这些……”

丁叁叁挑眉,还未开口,小俊就自己给自己解答了:“不用回答,我看你的表情就懂了。”

丁叁叁一笑,“好好遵照医嘱,等恢复好了你爱吃什么都行。”

“……好吧”

出了病房,丁叁叁将苏可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白妤和葛稚川都下班了,办公室就她一个人,所以私密性非常好。

“叁叁姐,我可以这么称呼你的吧?”苏可笑着坐在她对面。

“可以。”丁叁叁给她泡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办公室就只有这个,将就一下吧。”

“谢谢。”

“不客气。”丁叁叁落座,率先开头,“我猜你是想跟我聊戴宪吧?”

苏可一愣,“你怎么知道?”

“你看她的眼神,我感觉挺熟悉的。”

她的好友小钟,当初看宋烨的时候就是那样一副小狗狗的模样,又想靠近又怕他不让自己靠近,纠结得旁人都快恼了。

“叁叁姐,你介意吗?”

“介意什么?”丁叁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她说,“我和他已经没有婚姻关系了,他现在喜欢谁或者谁喜欢他,都看他自己的意思了。”

“可我看得出来宪哥还喜欢你。”苏可有些气馁,“我从小都喜欢他,因为他才报了军校,觉得这样可能会和他更有话题一些。没想到……”

“没想到你才毕业他就和我结婚了。”丁叁叁笑着补充。

“是……”

所以苏戴两家关系这么好,当年的婚宴上也没有见过她出现,以至于丁叁叁只对她哥哥有印象。

“叁叁姐,我不想让自己重蹈覆辙,等到宪哥选择了别人的时候再去后悔。”苏可抬头看她,眼睛里亮亮的,带着坚定又有些对叁叁的愧疚。

“如果,我想追宪哥,你会生气吗?”她试探的问道。

丁叁叁双腿交叠,捧着一盏热茶,茶气氤氲,有些挡住了她的神色。

“想追就追吧,人生难得肆意,不要给自己留遗憾。”她嘴角挂着浅笑,是苏可没有想到的淡定和大方。

“你为小俊做的我都很感激在心,只是叁叁姐,对不起……我不能因为你是个好人就放弃让自己幸福的机会。”苏可说。

丁叁叁:“可以理解,不必顾虑我,我没关系。”

这么率真大方的姑娘,懂得自己要什么,还会耿直的跟“情敌”宣战,很难得了。

苏可满怀期待的离开,丁叁叁弯腰收拾茶杯。她的动作很有条理,连洗杯子的姿势都优雅得犯规。那双白皙修长的手在青色的茶杯上拂过,像是春风吹绿了江南岸。

……

晚上十点,急诊接待了一个跳楼的病人,警察送来的,生命危急。急诊医生一看他满脑袋的血,立即将病人送到了神外。

丁叁叁的身影在走廊拐角出现,她高挑的身材衬着白色的长褂,像是天生的医者。

警察一看,立马认出了她,“丁医生!”

“老孙?”这是昨晚和戴宪一起出现在她们家的警察,丁叁叁立马反应过来,床上的病人应该就是一直威胁恐吓她的元凶。

“要不,换个医生吧……”老孙都替她觉得尴尬。

“就我一个,还能换谁?”丁叁叁轻笑一声,低头检查病人的伤势。

“丁老师,麻醉师傅到位了。”

“推入手术室。”

“是。”

丁叁叁转头看警察,说:“放心,我和你们一样,职业道德是我工作的第一原则。”

说完,她跟上前面的医护人员,匆匆离去。

老孙和另外一个警察待在手术室外,两人都有些发愣。

“这是什么事儿啊…….”

“丁医生太有气度了。”

“可不是。”

面对给自己造成巨大麻烦和痛苦的元凶,她仅仅是惊疑了一下,随即恢复了镇定准备救治。

“老大,你说丁医生不会让他死在手术台上吧?”另一个警察越想越觉得丁叁叁是有后招的。

“胡说什么!”老孙瞪眼,斥责他,“公是公私是私,你这觉悟还比不上一个弱女子吗!”

被斥责的警察小声辩驳:“……丁医生可不算小女子。”

丁叁叁走进手术室,看了一下拍的片子,眉头一皱,说:“让胸外科的人赵医生也来,他的肋骨插入了脾,需要立即手术。”

“那我们是同时进行吗?”

“对。”

急诊的医生看他满头是血以为他就摔倒了头部,所以只通知了丁叁叁她们,实则他这胸腔内的伤也不小,稍有不慎,小命玩完。

赵医生匆匆赶来,看了一眼拍的片子,同意丁叁叁的手术方案,两边同时进行。

手术室的灯大开,明晃晃的一片,器械移动到位,桌子上的刀片闪着白亮的光,阵仗吓人。

“开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