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宠婚盛少的小萌妻乔良缘盛世小书生小说火爆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顶级宠婚盛少的小萌妻完整版阅读

    吴慧则侧坐在一辆打开门的面包车上玩手机,非常休闲。
    要不是杀人犯法,乔良缘都想开车直接撞上去了。
    乔良缘急刹车,车子的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一道巨大又难听的声响,车子还没停稳,她就跳下车,朝着那几个人走去。
    “乔姐!”小爽第一个开声,她一动,身边的两个男人立刻把她抓的更紧。
    “吴慧你这个脑残,有事就冲我来,绑我的人算什么回事?是不是上次没被我扇够?”乔良缘朝着吴慧吼道!
    吴慧听了乔良缘不礼貌的话,向架着小爽的男人使了一个眼色,男人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一拳砸在了小爽的肚子上!
    “啊……”小爽痛的立刻低下头,身子想蜷缩。
    “你有病啊!”乔良缘见吴慧真能下狠手,急的向前揪住她的衣服抬手握拳想揍她一顿!
    吴慧被揪住衣领,不恼,却笑:“打我啊,你敢动我一下,我就在她身上还十下!”
    乔良缘举起的手,久久没有落下。
    虽然她知道小爽不会要这个孩子,但以这种方式结束,未免太暴烈。
    乔良缘只得松手,她妥协,烦躁的问:“说吧,你想怎么样?”
    “你之前打了我三巴掌,我这个人比较大方,只要你给我跪下来磕一个响头,一个就好,我保证今天什么都不会发生。”吴慧说完,伸出一根手指头。
    “靠,这也太过份了吧,要是你要打乔姐几个巴掌我还有脸让乔姐帮我挨一下,但要跪……乔姐别跪,反正这孩子我也不打算要,打就打吧,手术费都TM省了!”小爽啐了一声,也是直性子。
    “你受得起才好。”乔良缘咬牙剜向吴慧,双手早已紧紧握成拳头,她知道今天逃不过了。
    她实在不忍心小爽因为她而遭罪,这**也是,被人打成小产到时候手术费更贵好吗。
    “怎么受不起?乔良缘,我讨厌你一副受害者的模样,我爸每次面对你都对你好言好语,你却不领情处处给他甩脸色,TM到底谁欠谁了?你以为只有你受伤?你以为只有你爸是受害者吗?你妈那个不要脸的,她同样害死了我妈!”吴慧越说越激动,最后一句几乎是用尽力气吼出来的!
    乔良缘抿唇,是的,她听说吴慧的妈妈因为受不住吴父出轨,精神失常在过马路时意外丧生。
    “那照你这么说,我们真是同病相怜,又为什么要自相残杀?我们的敌人,难道不是楼上那对正在恩爱的狗男女吗?”乔良缘呵笑一声,说出来的话毫无温度。
    “你说谁狗男女呢?!我看你才是吧!!对了,你知道你妈怎么说你吗,她说你为了钱去陪睡!哈,你还真有脸说别人!”吴慧故意大笑,每一声都藏满轻蔑和看不起。
    乔良缘原本只是愤怒的心情,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蓦然被巨大的伤心所覆盖。
    吴慧说什么?
    吴慧说她的母亲,竟然说她是陪睡的?
    乔良缘感觉心钝痛钝痛,痛到想窒息而死。
    “乔姐……”小爽担忧喊了一声。
    因为她看见乔良缘紧紧握拳的双手滴出了血,想必一定是用力过度,指甲都掐进肉里了。
    天哪,那得是多愤怒才会把自己掌心都戳破?
    身旁的电梯此时传出叮咚一声,当乔良缘从那打开的电梯门缝瞥见里面的人时,二话不说咚一声跪下去。
    “乔姐!”小爽没料到乔良缘竟然直接就跪了。
    吴慧同样没料到,怔了一下,当看见电梯里面的人走出来,朝着那人喊道:“阿姨你看,你女儿给我跪了。”
    乔母甚至连目光都没放在乔良缘身上,一昧看着吴慧,开口就是一副慈母的语气:“别闹,我只有你一个女儿。不是说别玩太晚吗,怎么打电话也不接,做的饭菜都凉了。”
    乔良缘一直抬头追随着乔母的身影,见她从出来到现在都没有看过她一眼,将她当成透明一样,还说什么只有吴慧一个女儿,她听见自己心脏四分五裂的声音。她刚才一下子跪下,是故意让乔母看见的,然后以为乔母见吴慧做的那么过份,总会开口指责两句吧。但没想到的是,她的母亲,却从头到尾都将她视如空气,一切都是她自己自作多情。
    乔良缘虽然明知乔母是故意的,但仍不死心的开口,提示自己的存在:“妈……”她喊了一声。
    “慧慧,跟我回家吃饭了。”乔母好似没听到一样,朝着吴慧开口。

    顶级宠婚盛少的小萌妻在线阅读

    而因为她声音不小,门口已经聚集起零散几个正在看热闹的群众。
    啪!
    乔良缘又盖了她一巴掌,这次力道比之前大,掌心都发麻了。
    吴慧忍着脸痛,没有还手,因为她知道自己打不过乔良缘。
    而且现在乔良缘生起气来的样子有些恐怖,怎么说,好像她能从乔良缘身上看到盛世的影子。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两人如出一辙。只是有那么一点像,就让她不敢还手了。虽然不能还手,但吴慧非常清楚对乔良缘来说,乔母是她的弱点!
    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对母亲的渴望是超乎想像的!
    她这点皮肉痛,估计比不上乔良缘心里痛的万分之一吧!
    吴慧想着,接着极其残忍的开口:“对了,昨晚你是没看见,我爸喝醉酒打你妈,而你妈又死死抱着我爸大腿让他不要赶她走的样子,真的好看极了。”吴慧特意把每个字都咬的重重的,咬的极其缓慢,生怕乔良缘听不清楚似的!
    啪!
    第三巴掌。
    “吴慧,你再说一句试试?!”乔良缘抬手指着吴慧,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伤心,手都颤抖了,发出警告。心底早就因为吴慧的话而千疮百孔在淙淙流血。她不懂,她的母亲,为什么这么留恋别人的家庭?回到自己的家里做太皇太后不好吗,为什么宁愿在别人的家庭里面下跪?!
    “行,反正我话也说完了。但是乔良缘,这三巴掌我记住了!”吴慧愤愤的丢下一句,眼底划过一丝歹毒,接着和友人一块进了餐厅。
    吴慧走了,乔良缘感觉耳朵一下子清净下来。她抬头看天,深呼吸一口气,恰好兜里手机震动一下,拿出来一看,见是盛世发来叫她吃饭的消息,上面还附带地址。乔良缘不敢耽搁任何与钱有关的事,回了信息后打车前往盛世所约的双喜楼大饭店。
    ……
    乔良缘推***间的门,见只有盛世一人,便直接甩脚把高跟鞋脱了。后踩着柔软的地毯朝盛世走去,在他旁边坐下,整个人非常随意。
    “怎么了?”盛世捕捉到乔良缘红红的眼底,虽然她有意低着脑袋。
    “小爽怀孕了,要是耽搁拍摄,要赔很多钱。”乔良缘随口扯了一句后,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刚才强迫自己忍着哭腔把喉咙都哽痛了。
    盛世放下菜牌,认真的说:“以她的性格,不会想要孩子的,这个你很清楚。”所以她在撒谎。而且在他眼里看来,良缘不是那种轻易让自己吃亏的人,如果她在哪里受了伤,一定是败给自己爱的人。她就是这样,在陌生人面前像个女战士,可在自己爱的人面前,却因为孤独而极易敞开自己的柔软让别人捅刀子。
    “那个叫丽姐的,现在手里握了百分之四十的网络营销号,比我多了百分之三,现在大家都赶趟巴结她,我生意都少了很多。”乔良缘又扯了一个。
    盛世沉默,因为他不想和谎言对话。
    “哎,等会十二点之前我又得把我辛苦攒来的钱花掉,然后下个月月底又得向你要死要活。”乔良缘察觉到盛世渐渐起了严肃的气息,重重叹了声气,故意装作很头疼,想让盛世相信她所说的。有时候在这方面,她觉得盛世很了解她,这种了解让她心累。其实她并不需要安慰,真的,认真的安慰会让她觉得自己很可怜,囫囵打插两句,她反而能接受。
    “老实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盛世不想听她扯东扯西。
    他只是想知道,谁让她难受了。
    其实他并非不知道答案,毕竟这个世界能让乔良缘上心的人,也就那么两个。
    他只是想她亲口说出来,把他当成唯一可以依靠的人那样,对他说说她的不高兴。
    “没,就是有人说我在作贱自己,我听了不高兴而已。”乔良缘经受不住盛世认真的拷问,开始变得认真起来,却始终保留:“我是不是当了**还想立牌坊?如果我这样的人都值得赞美,那对其他那些不管生活多艰辛还在坚守品德的人真不公平。”乔良缘说到最后,忍不住自嘲一句。
    盛世拿起水壶给她的茶杯续满。
    他觉得她还有事隐瞒,但见她不管怎么问都不说,就由得她。
    盛世没有戳穿她,顺着她的话问:“谁说的?”
    “一个闲人而已,算了,吃饭。”乔良缘拿起菜牌,假装看的认真。
    见盛世不再问,乔良缘松了口气。
    她已经在他面前抬不起头了,她实在不想把自己所有的伤痛都展现给他看,这样会让她觉得自己很可怜。
    隔了一会,便唤服务员进来点菜。然而还没等到上菜,乔良缘注意到盛世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一直亮个不停,显然他开了勿扰模式。乔良缘咬着筷子,说:“你要是忙的话,就去公司吧,不用管我的。”
    “不忙。”盛世说完,将手机翻了个面,屏幕朝下。
    乔良缘见状,真想给他翻个白眼,连撒谎都毫无技术水平可言,但一想到他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她单手托着脸蛋,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男孩,不,他已经是男人了。当初还带着青涩的面容,此时已经完全长开,是一个成熟男人的模样。那俊逸的侧面怎么看都好看,好比一副精雕细琢过的名画一样,真叫她百看不厌。
    “哎,我突然想起来,以前我和慕……我和前任吵架的时候,都是你陪着我的。盛世,你说你这种算不算男闺蜜啊?”乔良缘见有些安静,没话找话说。
    “你和男闺蜜上床?”盛世见她竟然用男闺蜜形容他,清清冷冷的反驳了她。鬼才想当她的男闺蜜,他只想当她的男朋友。只可惜她那时候眼光不怎么好,爱另一个人爱的死去活来,他没辙,只好用守株待兔的蠢办法,一直守着她。
    好比故事里的那个农夫得到了兔子一样了。
    也不知道上帝是不是听到了他的***,还真让她和姓慕的分了手。虽然盛世一直没弄明白爱的死去活来的两人怎么说分就分,但他也不需要知道过程,结果才是重要的,权当乔良缘突然想透彻,明白慕辛不是她的良人。
    但上帝好像听漏了下半句,他等了那么久,也没等到下半句的愿望成真。
    “……真扫兴。”乔良缘被噎的无话可说。
    一顿饭吃到尾声,盛世从西装外套拿出手机,指尖在上面点了几下。
    原本闷闷不乐咬着排骨的乔良缘,听到手机传来叮咚一声,拿起一看,是银行入账消息。不用点进去都知道肯定是她刚好空缺的那个数。每个月都这样,她把自己的收入减去之后,还缺多少就从盛世身上下手,而他看起来傲傲娇娇,但是最后还是会给她把数填满。乔良缘立刻眉开眼笑:“哎呀,心情突然就好起来了,果然这世上只有钱才能治愈我,谢谢盛总。”
    她突然眉开眼笑,语调软软喊着盛总的模样,就像午夜平平无奇的天空里突然炸起的烟火,五颜六色璀璨夺目。
    真叫人挪不开眼睛。
    想起她昨晚的挑逗与主动,盛世喉头忍不住滚动了一下,告诉她:“我先回公司开会,晚点回家。”
    乔良缘只顾着用手机给别人转账,忽略了他用的是家字,咬着排骨含糊的说:“你有钥匙吧,因为我约了温暖煲电视剧,今晚在她家睡。”手机提示转账成功,乔良缘见这个月的指标搞定,大大的松了口气。她把嘴里的骨头吐在碟子上,见盛世一副憋着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他说回家是想干什么。乔良缘故意笑眯眯,谁让昨晚他装逼拒绝她,现在好了吧,想要,但她不想给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全部内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