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谣永久顾安童司振玄热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来了来了,小编带着伴谣永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新娘遭闺蜜抢亲,新郎抛弃,新娘顾安童为了保全自己和家族的尊严,在盛大的婚礼宴上放话,谁娶她,她便嫁谁,可令她没想到的是,站起来的人竟是新郎的哥哥司振玄。

    伴谣永久完结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司振玄略有点意外的瞥了眼顾安童,虽然明知道她在胡说,但他也没有出声反对,而是静静的看着这女人演戏。
    司汉祥和魏玉兰互相望了眼对方,他们原本的如意算盘无法奏效了,这司振玄口中说得好听,居然背地里已经跟顾安童生米煮成熟饭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江暖嗤笑了声,“看来安童你对司家大哥很满意啊,正好也应了我们今天想来请求的事情。”
    顾安童幽深的眸子不带一丝感情,看向江暖,这个和她认识也有快十年的女人,到这个时候居然还那么坦然,她冷淡地说:“我和振玄怎样是我们的事情,你欠我一个道歉,欠我一个解释。”
    “安童……这件事的确是我不对,但是我已经和你道过歉了。”江暖露出委屈的表情,朝着顾安童走过来,“如果你想让我跪下跟你道歉,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跪下。”
    继续演,继续演你的委屈小媳妇,就好像是她顾安童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顾安童冷冷的看着她,根本不打算伸手去拦,江暖见她居然这样,咬了咬牙就要下跪,反倒是司岳云连窜两步,冲到江暖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安童,得饶人处且饶人,而且,说到底也是我的错。”司岳云脸上闪过一丝不满,“反正你现在已经和我大哥在一起了,又何必为难江暖呢。”
    “为难?”顾安童想到自己被一个人丢在婚礼现场,想到不得不硬着头皮为了司顾两家的脸面重新再嫁,想到新婚之夜独守空房的场景,泪水险些就要滑落下来,她抽了下鼻子,哽咽着说:“你觉得我是在为难你们是吧?爸妈,我想问下,出了这种事情,你们司家真的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么?”
    顾安童把话题直接引向司家父母,两人露出了为难之色。
    江暖委委屈屈的站在司岳云身边,小声说:“就算不为我考虑,也为你们的孙子考虑下吧。”
    司汉祥神色复杂地看向顾安童,“安童啊,既然你也喜欢振玄,那爸爸索性成全你们两个,你看怎么样?”
    顾安童侧头看向司振玄,这个男人始终不动声色的看着现场的局面,他这时候才低声回应了她,“你这是何苦。”
    是啊,她刚才非要说他们两个人现在感情很好,板上钉钉的把自己放在无法改变的事实上,否则真的要跟江暖争一争,也不是没有胜数。
    司振玄最明白自己弟弟的心性,左右摇摆,寻常人在面对那么重要的场合未必会马上跟着江暖跑,可是他却被蛊惑了,同理,如果今天顾安童表现得可怜一些,或者激烈一些,司岳云心里害怕,说不定也会回来。
    可是顾安童却偏偏那样说那样做,她是为什么?
    顾安童双眸弯了弯,低声回答:“这不是如了你的意么?”
    司振玄是养子,他想娶顾安童也有自己的想法吧,否则今天上午何必在书房表现得那么亲密。
    司振玄一愣,双眸微敛。
    顾安童转头看向司汉祥,“我可以成全司岳云和江暖,但是我也有要求。”
    魏玉兰见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无奈地挥了挥手,“你说,只要合理我们司家一定办到。”
    “我想岳云既然为了江暖什么都不顾,看来是真爱。”顾安童淡淡的说,“司家财大势大,当初对我这个媳妇也是多方考察,想来岳云的妻子应该更会仔细观察。”
    顾安童的话让江暖的脸色瞬间变了。
    但顾安童根本不理她,继续说道:“可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看考察家世这个环节可以省掉,但人品难道不需要继续考察么?”
    这番话在情在理,哪怕是司汉祥的面色都缓和了下来,“安童说的对,我们司家的媳妇,一定要非常优秀!”
    说话间他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司岳云,他已经私下里调查过江暖的家庭背景,简直寒酸到让人无法直视。论相貌她不如顾安童,论才情也不如顾安童,自己这个儿子真是鬼迷心窍了,非要跳到这个叫江暖的祸水里,还生生的来个先斩后奏!

    伴谣永久精彩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司振玄的语气和表情让她很清楚打电话来的人不是为了公事。
    如果是公事,他就不会还是和平日一模一样的语气和表情。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她还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打算。
    司振玄什么也没说,朝顾安童点点头后便重新启动车子离去了,顾安童站在原地目送着,直到看不到车的身影了才转身,正打算走进酒店,却不想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花。
    她拿出手机一看,立刻就笑了起来。
    “喂,轻燕,有什么事吗?”
    “安童,上次的事怎么样了?你后来都不打电话给我,害得我一直都好在意啊!”
    顾安童的身体一僵,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轻燕,那个……这么打听人的隐私……”
    陆雨琳是谁,耳朵一动,立刻就感觉到有猫腻,顿时就下了不容顾安童拒绝的命令,“安童,我在清园等你!你必须来!”
    陆雨琳一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顾安童开口的机会,顾安童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放进包里,转身朝陆雨琳说的地反赶去。
    说实话,她和司振玄能有今天的进展,全靠陆雨琳支招,她是应该感谢她的。
    清园,顾名思义,主打的便是“清静无为,上善若水”的道家思想,刚刚推门进去,便是一股清新的莲花香味,沁人心脾。整个大堂之中设有水塘,塘中静静的躺着几朵翠叶碧莲,而跨过竹桥,便能看见不远处坐着的陆雨琳。
    顾安童本来还有些不解,陆雨琳怎么会去清园的,等到顾安童赶到的时候,看到眼前一脸花痴样的女人,她总算是明白点原因。
    俊男美女谁都爱,陆雨琳也不列外,不过她比一般人喜欢的程度更重一点,看她盯着一个帅哥服务员双眼冒光的模样就知道了,专注的程度就连顾安童在她对面坐下来了也不知道。
    “喂,陆小姐,陆小姐,口水流下来了!”顾安童挥着手,没好气的打趣着。
    “哦,谢谢!”陆雨琳反射性的抬手擦拭着嘴角,但是却感觉到什么都没有,而且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她转头一看,就看到顾安童正一脸取笑的看着自己,陆雨琳嘿嘿一笑,“安童,你看那个小清新帅哥,让人一看到他就感觉好干净好舒服的感觉啊!”
    顾安童很给面子的抬头看了看,的确是个给人很感觉清新的感觉,但是顶多算是清秀,说成帅哥会不会太夸张了。
    “轻燕,你什么时候变口味了,你不是一向只喜欢脸长得很帅的吗?”
    陆雨琳摆摆手,一副你不懂的模样,“你不懂拉,在这个形形***的世界,有时候帅哥看多了会产生视觉疲劳的,像这种小清新式的小帅哥,就好像万花丛中一点绿的感觉,让人觉得……让人觉得……哎!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顾安童眼角抽搐。
    陆雨琳也还没到见色忘友的地步,看了几秒后依依不舍的转过头,也没忘记把顾安童叫来的原因。
    “你要不要喝茶?”
    顾安童看着陆雨琳那模样,就知道她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了,知道怎么样都逃不过,顾安童便率先开了口,免得到时候由陆雨琳来问,说不定会问出什么让人难为情的事情。
    “上次的事没有成……成功,那天晚上我们从订婚现场回来后,振玄他就有事出去了,我睡着了,连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顾安童说着说着就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顾安童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陆雨琳脸上浮现邪笑,也跟着低头直勾勾的盯着顾安童的双眼,“嘿嘿嘿!安童,你确定你说完了?”
    小样!敢骗她,也不看看她们认识多久了!
    “怎么样?你自己招供还是我一一逼问?”陆雨琳非常好心的给出了选择,尽管这选择对顾安童来说没什么两样,但是想了想,自己说总比被逼问好。
    尽管再不好意思,顾安童还是低声开了口,“那晚到一半的时候振玄生意上的人打电话过来,所以就中断了,振玄也出去了,真的!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tang后来我也睡着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也不知道。”
    怕陆雨琳不信,顾安童急忙抬起头,双颊有些绯红,但是眼神却是坚定不已。
    陆雨琳也不再质疑,她很清楚顾安童不会说谎,最多是长话短说而已,就像刚才那样。
    “真的可惜那些好东西了,不过既然上次没成功,你下次也可以接着用啊!”陆雨琳本来是很惋惜的,越说反而顿时就兴奋起来。
    顾安童拒绝了陆雨琳的好意,“轻燕,不用了,我想我已经不需要那些东西了。”
    “为什么?”
    顾安童浅浅一笑,眼中温柔浮现,“虽然上次的事没有成功,但是我和振玄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我想应该是不需要了,现在我们这样循序渐进就挺好的。”
    陆雨琳没有说话,盯着顾安童看了许久,眼中除了打量之外总有一种看不清的神色。
    “怎么?”顾安童不解的问道,这女人盯得她都有些不自在了。
    陆雨琳摇摇头,神情正经了不少,“我只是想到我哥说的话,果然没错,安童你真的变了好多,特别是在提到司振玄的时候,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啊,能让咱们的高冷千金变成一个十足十的小女人。”
    陆雨琳感叹不已,不过一想到刚才哥哥和她说这话的情形,只觉得一阵唏嘘。
    陆雨琳也知道顾安童对哥哥还是有些在意,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又提起了让人尴尬的话题,她立刻开口转移话题,“说起来司振玄有没有对你表白?”
    “当然没有!”顾安童吓了一跳,急忙解释,“他怎么会对我表白?”
    “安童!你这样不行啦,你要知道,男人啊……”陆雨琳不满的嚷嚷了起来,响亮的声音在清园里回荡,惹得服务员时不时的侧目,幸好此时没什么客人,要不然只怕谁都能听得到陆雨琳又一番长篇大论了。
    等到顾安童听完了陆雨琳的各种建议和理论后,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两人走出清园,陆雨琳正想打车,顾安童却拉了拉她的手臂,“轻燕,你自己打车回去吧,这里离我住的酒店不远,我走回去。”
    “走回去?现在已经很晚了,很危险的,你和我一起坐车回去。”陆雨琳皱着眉,拉着顾安童就要一起上车。
    “没事的,几分钟的路而已,刚才来的时候我就是走路过来的。”
    “好吧,那我陪你回去,等到了酒店我再打车回去。”陆雨琳点了点头,却还是不放心让顾安童一个人回去。
    顾安童看她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只能点点头,“好。”
    夜色下,两人手拉着手,轻声低语着,一起朝酒店走去。
    “也就是说江暖摆明着是要帮那个什么孟玫了?我就知道,她虽然蠢但是鬼点子却多得不行,特别是要对付你的话,她的招数总是能层出不穷。”陆雨琳脸上浮现气愤,毫不口软的讽刺着。
    顾安童摇头轻笑,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江暖我还没放在眼里,只是……”
    顾安童的眼角,突然瞄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一个让她脚步瞬间停下的画面,她眼睛一痛,顿时鼻头酸涩起来。
    等了许久都没有下文,陆雨琳疑惑的看着停下脚步的顾安童,不解的问道,“只是什么?”
    见顾安童还是没有反应,只是愣愣的看着左前方,陆雨琳扬起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安童?安童?怎么了?”
    问着,陆雨琳顺着顾安童的视线看过去,眼前的画面也让她瞬间眯起了双眼。
    一家酒吧门前,司振玄和孟玫并肩而行,两人时不时的交谈着,司振玄看起来虽然依旧冷漠,但是却不似往常那样没有温度,而孟玫更是笑颜如花,俨然一副开心到不行的模样,那样子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走在她身边的司振玄肯定就是她心爱的女人。
    陆雨琳自然是没有见过孟玫的,但是她却总觉得有些眼熟,不过她肯定是见过司振玄的,眼前的状况,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陆雨琳虽然心中气愤,但是却也没不知分寸的嚷嚷起来,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顾安童的脸色,顿时吃惊于她眼中的心痛。
    “你没事吧?”
    顾安童依旧定定的看着不远处,她看着他们边走边聊,看着他们一起上了车
    ,看着孟玫坐在了平时都是她坐的副驾驶座上,看着司振玄的眼中,不再似以往的冰冷。
    直到司振玄开车离去,他都没有发现顾安童就在不远处定定的看着他,直到司振玄开车离去,顾安童依旧直勾勾的盯着那个方向,动也不动。
    陆雨琳咬了咬下唇,努力忍着不开口吐槽,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顾安童。
    终于,几分钟后,顾安童慢慢弄的回过神来,她低下头,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佳……”
    “轻燕,太晚了,你搭车回去吧,酒店就在前面,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顾安童说着,依旧没有抬起头,嗓音也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但是陆雨琳却觉得不对劲,越是平静就越让人感觉到不寻常,“安童,那个女人……”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伴谣永久顾安童司振玄热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