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婿临门秦立楚清音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一部文笔俱佳的小说――豪婿临门(秦立楚清音)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它是由山村小伙夫原创的,小说讲述了秦立肖优优的故事!电光火石之间的突发性情况,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秦立这一声让所有人更加愣怔。刚刚……发生了什么?金克斯脸色僵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人被秦立一拳打飞,此刻才咽了口吐沫,骇然的看向秦立。

    豪婿临门章节完整阅读

    刘书记大喊出声,秦立的话犹如刀剑他的心。
    差一点,父亲就没救了!
    而原因,就是他刘某阻拦了秦立的救治!
    不仅如此,他的一意孤行,险些将一个年轻人给置入死地,名誉大毁!
    他可是这阳城的书记,这种过错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秦立被刘书记的行动吓了一跳,赶忙将刘书记扶起来。
    "秦立是吧?"刘书记眼睛通红,"我刘某对不住你,在这里给你道歉了!多谢你救了我父亲!"
    此刻病房内的医生一个个的都懵逼了,这特么的已经没救的病人,这小子是怎么救起来的?
    "例行检查。"一个医生开口,立刻有人推着器械来给老者检查身体。
    米基的面色更是难看,他怎么都想不到,他的招牌会砸在这里!
    "中医博大精深,毕竟是我华夏几千年的历史。"秦立说着,看向老者,"我还需要给您父亲再施针两次,才能完全好。"
    "那就麻烦你了。"刘书记此刻对秦立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谈好了明后两天继续来,秦立果断转身离开,却被刘婉给拦住了。
    "小兄弟,你的银行卡号告诉我,我给你转账。"
    刘婉说着,脸上露出歉意:"实在不好意思,今天……"
    "没关系,既然我选择给病人救治,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心上。"
    刘婉眼中含泪:"好好好!"
    给了刘婉账号,秦立出来病房便看到楚清音的身影,当即走过去。
    "你怎么没先回去?"
    秦立说着,指了指尽头:"走吧。"
    楚清音看着秦立的目光非常复杂,这个男人变化很大。
    以前的秦立,打一巴掌也不还手,她以为是懦弱。
    现在看来,那可能只是对自己的忍耐与宽容,楚清音很是好奇,秦立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今天的一切,好像做梦一样。
    秦立突然会说话了,忽然会治病了,还被刘书记给夸奖了。
    这……
    放在以前,这是绝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不过是走运罢了,你可不要把你自己看的太高,小心摔得太惨!"
    楚清音冷哼一声先一步走到车内。
    秦立苦笑摇头,想要楚清音这个冰山美人对自己刮目相看,显然还太早了。
    不过,他不着急,对楚清音,他其实有愧疚。
    之前因为哑巴,很多行业根本不要,再者他也不是真的残疾,更不可能去残联。
    而那种情况下,楚清音一直备受指点,当然他知道楚清音选择自己一定有别的理由。
    可,秦立还是觉得错在自己。
    所以,他对楚清音从来没有恨,只有无奈与歉意。
    二人刚上车,没有看到在医院门口刚刚走出来的刘明昊,此刻的刘明昊一脸的杀意。
    "秦立,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竟然两次逃过牢狱之灾!既然如此,我只好自己出手了,你不是会医术吗?那我把你的手砍下来,我看你还怎么治疗!"
    汽车一路急驶到楚家门口停下。
    楚家在阳城市三环的金融小区,住的独栋别墅,紧挨着马路。
    车子进了小区直接在别墅车库停下。
    二人进了大厅,就看到沙发上坐着楚家夫妇还有楚紫檀。
    当秦立和楚清音进门的时候,韩英立刻起身。
    "清音累不累,今天公司的事情吓到你了吧,那不争气的又让你担心去擦屁股,快来歇歇我的小宝贝。"
    韩英拉着楚清音坐下,给楚清音端茶倒水。
    继而看向一旁的秦立:"没事干就去把地拖拖,把衣服换了,今天晚上和大姐二姐家出去吃饭,别以为会说话了就到时候乱插嘴,丢人!"
    秦立点头就朝楼上走。
    "等等!"
    一直在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突然开口,男人便是楚家的一家之主,楚经。
    他紧皱眉头看着秦立,又看向楚清音。
    "你们两个结婚这么久,当初我之所以催着结婚就是想要赶紧抱孙子,一年了,你们一个屁也没放出来。"
    楚经面色冷了冷:"今年,必须给我生个孩子,要不然过了年就离婚吧。"
    他说完这句话,继续看手中的报纸,一边看一边嘟囔:"这古董假货越来越多,连最负盛名的芙蓉馆都爆出假货了!"
    他这岳父喜欢古董,尤其是元青花,可惜到现在为止,没收到一个真货。
    秦立记下此事,刚要上去,却看到楚紫檀紧盯着他的目光。
    "秦立,这是家里,别动不动就关门!还有,如果没穿衣服就直接把门给锁了!"
    楚紫檀这句话出口,韩英瞬间看了过来。
    "什么?你在家不穿衣服欺负紫檀?"
    秦立皱眉,哪跟哪啊!
    楚清音也皱眉,这秦立和她结婚以来,都是分两个床睡,所以到现在位置,秦立还是个雏儿。
    但是刚刚紫檀的话什么意思?
    这秦立和自己来不成,竟然去逼迫紫檀?
    楚紫檀也发现自己的话引起误会了,可是她并不解释。
    她对秦立这个姐夫向来是厌恶的,在学校不知道多少次被同学嘲笑都是因为秦立。
    她巴不得秦立去死!
    "你给我讲清楚!"韩英皱眉。
    "哎呀,给我坐下!"楚经呵斥,"那么大声做什么?紫檀要真是被秦立欺负了,这妮子的脾气,还可能这么坐在这?"
    "别没事就大声嚷嚷,去换衣服吧,时间到了。"
    秦立感激的看了眼楚经,暗道就这两天,去给楚经看个元青花吧。
    楚紫檀小声一哼,不知道想起什么,面容微微红了红。
    这一幕被楚清音看的清楚,楚清音当即站起身:"我去换衣服。"
    不知道为何,看到秦立今日的一切之后,刚刚楚紫檀的面色让她有些不舒服。
    "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欺负紫檀了?"
    上楼之后,楚清音便坐在床上冷冷的看着秦立。
    秦立放下手中的西装:"今天早上我接她回来在房间换衣服,关门忘了锁,那丫头直接推门看到了。"
    "就这样?"楚清音皱眉。
    "就这样。"秦立无奈,一直平淡的脸上突然缓缓露出笑意,"你这是吃醋了?"
    "滚!我吃你的醋?除非我有病!我告诉你,就算爸说了什么今年要孩子,你也别想!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但是与你无关!"
    秦立看着楚清音走出去,眉头再度缓缓皱起。
    她想办法?还与自己无关?
    秦立脸色有些不好看,这算是光明正大给自己带帽子吗?
    当天晚上,楚经开车带着家里的人一起朝酒店行去。
    这是今年楚家人第一次聚会,理应到齐,不然韩英绝对不会让秦立过去。
    "我给你说,你就当你还是个哑巴,别给我多嘴。"韩英皱眉。
    秦立点头,他知道那家人的性子,当时刚结婚的时候,他见过那帮人。
    原本他就不打算和那些人打交道。
    一行人到了酒店的时候,人都到齐了。
    楚经的大姐和大姐夫,还有家里的女儿范明明带着丈夫程文。
    楚经的二姐和二姐夫,带着儿子杜豪。
    秦立眸子闪了闪,看到程文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恐怕是一场鸿门宴。
    这程文也是过年的时候刚和范明明结婚的,新女婿。
    两个女婿见面,就怕攀比,这是专程给楚经一家人难堪的!
    如果今天秦立十年未到期限,恐怕回去之后,少不了一顿骂。
    "哎呀,三弟来了,弟妹好久不见,快来做。清音紫檀又漂亮了不少啊。"
    两家人站起来给楚经等人打招呼,有意无意的,直接将秦立给忽视。
    而在这些人忽视之下,犹如演好的一半,程文站了起来。
    "这位就是清音的老公吧,你好,我是明明的老公,我叫程文。"
    秦立抬头看向程文,嘴角一勾,暗道来了。
    程文这一句,直接将整个家宴推向了高潮。
    一时间,三家人都看向了他。

    豪婿临门章节全文阅读

    两个女婿见面,直接分出高下。
    韩英的脸色一时间阴暗不明,藏在暗处的手,狠狠的在楚经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楚经吃痛也没敢出声,不是怕而是没面子。
    他也没想到,大姐和二姐家里为了奚落自己,竟然连程文都带来了。
    这亲戚之间迎高踩低的现象不少见,这一次他可算是尝到了。
    当即看秦立的眼神非常难看,楚清音也微微皱眉。
    "女婿见女婿,才知道谁是废物。"楚紫檀淡淡开口,直接落座。
    众人听到楚紫檀的话,脸色一僵,大姐二姐等人落座之后,迅速恢复平静。
    韩英脸色依旧难看:"瞎说什么呢你!"
    楚紫檀一脸无辜:"我说错了吗?明姐的老公,我记得是阳城科级干部吧?再看秦立,无业游民。"
    这句话要让范家夫妇说出来还好,结果楚紫檀开口,却让两家人都有些脸烧得慌。
    韩英抿了抿嘴,瞥了眼秦立。
    楚清音已经恢复一脸淡然,而楚经也刚要开口寒暄,便看到程文站起身。
    "舅舅,咱们也是第一次聚会,这是我给你带来的一点礼物,还请笑纳。"
    说着,程文将一个檀木盒子放在了桌子正中间,之后看向二姐家里"二姨,也有。"
    程文说完刚坐下,二姐家的杜豪也站起身:"我也带了礼物,一会吃过饭直接给你们搬车上去,从京城特供的粮食酒,对身体好。"
    "哎呀,还是程文和杜豪有心啊,不像某些人,聚会两三次,也不见带一次礼物。"
    几个人笑呵呵的说着,意有所指。
    而此刻,楚经已经将那盒子放在自己面前打开了。
    当他看到里面的东西之时,瞪大了眼睛:"我的个乖乖,这……元青花大碗啊!"
    楚经这一嗓子喊出来,程文脸上立刻布满了得意:"舅舅,这是我专门托人从乡下收过来的,知道您喜欢元青花,特意送给您。"
    "有心了有心了,这么大一个元青花,得不少钱吧?"楚经此刻也有些心颤,以他来看,这色泽和花纹,包括这大碗的纹理,都是真货!
    "不贵不贵,对程文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才这个数。"
    大姐还没等程文开口,便得意的伸出三个手指头。
    "三十万?"杜豪疑惑。
    "三百万!"大姐瞪了一眼杜豪,更加得意。
    "哎呀,程文真是厉害。大姐你这是找了个好女婿啊!"
    "哇,姐夫你这也太大手笔了,我虽然刚刚参加工作进了外企,但是三百万,我得好多年才能挣到呢。"杜豪特别崇拜的看向程文。
    程文呵呵一笑,眼角有的没的瞟向了秦立:"我看我们两个小辈的礼物都送完了,秦立小兄弟的呢?毕竟大家也都是少聚会,来这里不会空手吧?"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秦立身上。
    韩英暗暗皱眉,心道她哪里想到这帮亲戚竟然带了礼物,早知道肯定在外面买点东西啊!
    秦立没有说话,抬头看着程文。
    "哦哦,对了,是我不对。你是个残疾人,不会说话,而且是入赘的,肯定身上也没多少钱不是,没关系没关系。"程文笑着说。
    但这话听在人耳朵里面特别刺耳,他又道:"不过,虽然你是残疾人,也不能仗着这一点就让妹妹一个人养家啊。"
    "要不这样,我这今天要升科长了,我们科还缺个扫垃圾的。一个月工资不多也有一千块,要不你去我那里?"
    这句话可谓将秦立贬低到尘埃!
    韩英和楚经的脸色更难看,纷纷后悔当初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家伙做女婿!
    楚清音微微皱眉,今天真是丢光了脸!
    她还以为这秦立变了,变个屁!还是被骂也放不出来一句话!
    不过这样也好,她出去做什么,秦立也没有资格管她!
    本来找秦立的原因,就是为了隐藏她的目的。
    想到这里,楚清音干脆屏蔽周围,拿着手机刷起了新闻。
    楚紫檀的脸羞红一片,咬牙:"我要是你,早就离开了,还在这里坐着丢我姐的人。"
    她的话秦立听得清楚,他动了动嘴皮缓缓开口:"今天来得及,没带礼物,回头补给你们。"
    他话音刚落,笑声嗤笑的两家人顿时愣了,长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立。
    "你……你不是哑巴了吗?怎么开口了?"
    他们缓过神的时候,才惊觉刚刚秦立说了什么。
    二姐的脸色顿时闪过一片厌恶:"算了吧,你能送个什么,就算能说话了也不过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人而已。"
    后半句她说的声音小,但还是被所有人听到了,但二姐丝毫没觉得说的重了。
    也丝毫不觉得,落了小弟家的面子。
    在她看来,选择这个女婿的时候,楚经就应该想到会承受这些!
    秦立却笑了:"不管我送什么,也比程姐夫送出来一个赝品要实用。"
    什么?
    "秦立,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送的赝品!这是我从乡下特意收来的,花了三百万!"程文猛地站起来,一巴掌拍到桌子上。
    "就是秦立,你是自己出不起钱买,就诬陷程文吗?"
    二姐也跟着说道。
    在座的人,就算楚经也没有程文的等级高。
    一个马上要升科长的人,一句话出口,竟然全桌的人都帮他说话。
    秦立冷笑,一个这样的人做科长,那科室真是倒霉。
    "我不管你是不是花了三百万,在哪里收来的。但这东西确实是赝品无疑。"秦立敢说这句话,便是因为他看的出来。
    不是根据经验,而是确确实实的看得到,这元青花大碗外面,包裹着一层黑气。
    这大碗,怕是高仿之后,放到了墓中,过了十几年又拿出来的。
    而这墓还是个阴气尤为重的凶煞之墓!
    也就是说,这个元青花大碗不仅仅是个赝品,还是个凶祸!
    若是今天楚经真的将这大碗拿回家,楚家必然出现死伤!
    但,今日秦立原本不想挑明,想着回去之后就将这凶煞解开,奈何程文一而再的找他麻烦,他才开口道出真相!
    "你胡扯!你有什么证据!"程文此刻非常激动,这青花大碗确实是他收来的,但不过用了三万而已。
    那收来的人也告诉他,绝对没有人能看出来是个假货,因为他们放在那墓里保养过!
    这是那人保证过的!
    程文越是激动,越让众人觉得秦立的不是,谁都没有想过程文为何如此激动,是不是秦立真的戳中了他的死!
    "秦立,你给我闭嘴!"楚经大怒。
    韩英一脸的难堪,来的时候她就告诫秦立,继续当你的哑巴就好了,不要说话!
    谁知道这秦立竟然不听话!
    看她回去怎么收拾这家伙!
    楚清音和楚紫檀一脸的不敢置信,楚紫檀已经捂脸不想看秦立了。
    楚清音伸出手拽住秦立站起身:"给姐夫道歉!"
    秦立皱眉:"我说是赝品就是我的错?那你们何曾想,若是今天爸真的将这赝品拿回家,被外人看出来是假货时,爸的面子往哪放?"
    楚经脸色一僵,心中一阵冰凉。
    没错,他拿回家本就打算拉着邻居老头,那个也喜欢收藏古董的家伙聊来着。
    但若是真的是赝品,他岂不是要被笑死?
    被一个赝品给贿赂了?
    想到这里,楚经不说话了。
    楚清音脸色却一片阴沉:"我让你道歉,你就给我道歉,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你入赘到我家,就得听我的!"
    秦立闻此,半晌没有说话,最后冷笑一声,就在他要再开口的时候,包厢门被打开,服务员走了进来开始上菜。
    而正在这打开的一瞬间,一个从门外经过的男人陡然驻足,看着秦立的背影眼神晦涩不明。
    下一刻他突然大喊:"秦先生!"
    整个包厢的人突然一愣,转头看向来人。
    来人身后还跟着两个人,看那二人点头哈腰的样子,明显来人是个大人物。
    秦立愣了一下,缓缓转身。
    "刘,刘书记?"正对着房门的程文猛地站了起来,赶紧给桌上的人介绍,"这是咱阳城的刘书记!"
    哗!
    众人恍然大悟,这可真是大人物了!
    管着整个阳城市呢!
    但是,刚刚这刘书记喊得是谁来着?
    秦先生?
    这里面没有姓秦的啊!
    刘书记走进来,根本没有理会程文,而是径直走到了秦立面前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秦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啊!今天的事情真是谢谢你,既然遇到了,我可要好好敬你一杯!"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豪婿临门章节免费阅读,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