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苏绵绵陆横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最热门的小说――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作者是田园泡,主角是苏绵绵陆横,按照古代贤妻良母、三从四德传统美德培养出来的小白花苏绵绵穿越变成了一个女高中生,偶遇校霸同桌。那无处安放的小手终于得以解放,那无法入眠的夜色也可得到救赎。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苏绵绵陆横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推荐给大家,千万不要错过了!

    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章节全文阅读

    苏绵绵死在了她出嫁的路上。
    半个月前,周朝有名的暴君指名道姓要她入宫伴驾。
    从小被养在绣楼,一步都没跨出过,只因为不小心掉了块糕点下去砸到了一个男人的苏绵绵就这样被爹娘打包送了出去。
    苏绵绵她爹有十几个女儿,苏绵绵并不是里面最聪明的,相反,她是学东西最慢的一个。
    暴君很暴,听说有病。
    苏绵绵一路担惊受怕,身子骨太弱,没熬过去,死在了自己出嫁的路上。
    这是官方说法。
    其实苏绵绵会死,不是因为身子弱,而是因为临走前,姐姐给的那个红鸡蛋。
    红鸡蛋是有毒的。
    苏绵绵怎么会想到,一向端庄温柔的姐姐,会给自己下毒呢?就因为嫉妒她要入宫,做那暴君的女人。
    “死了吗?”姐姐的声音不复平日温婉,透着噬骨的阴狠和快意。
    “死了。呵,你这么毒,就不怕她变成鬼来找你?”还有姐姐的闺中密友。那位同是贵家千金的女人。
    “她呀,是最没有脾气的软骨头。就算是变成鬼来找我,那也一定是最怂的那只。”
    脑海里回荡着最后听到的那些话,苏绵绵脑袋钝痛,艰难睁眼,正对上一张脸。
    蓝色的头发,绿色的嘴,像是恶鬼。
    恶鬼张嘴,跟她说话,“苏绵绵,马上就要下课了,别睡了。”
    苏绵绵抑制住到嘴的尖叫声,小小的“呀”了一下。眼睛睁得大大的。
    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白嫩嫩的小手,红着眼,往后躲,然后看到眼前陌生的一切。
    这是……什么地方?
    男男女女,奇装异服……
    夏天的阳光很大,苏绵绵坐在窗户口,耳畔虫鸟蝉鸣,她一脸迷茫。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周朝最后一任暴君陆横。性情***,喜怒无常;猜忌残暴,虐杀兄弟;一生无后,死后无***,不知所踪。”
    站在讲台上的历史老师刚刚念完这段话,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瞥向教室最后一排,“陆横呢?”
    听到这个名字,全班噤若寒蝉,没有人说话。
    历史老师的面色立刻就不好了,“那种人,以后都是社会败类。仗着有钱有势,不好好学习,胡作非为……”
    历史老师皱眉嘟囔完,正好下课铃响,他夹着书走了,临走时转头道:“下一节体育课换成历史课。”
    教室里立刻响起此起彼伏的哀嚎声。
    苏绵绵歪着小脑袋,有些害怕。然后又觉得这些鬼还挺可爱。
    坐在苏绵绵前面的那个恶鬼转身把桌肚里的东西递给她。
    “看,我把啤酒带来了。等一下我们逃课直播用,你帮我带一瓶在身上。”
    苏绵绵看着这个黄澄澄还会冒泡泡的东西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往旁边一挡。
    那个黄澄澄的东西就从窗户掉了下去。
    恶鬼立刻大叫,“苏绵绵,你干什么呢!”然后把脑袋伸出去,挥舞着手臂企图挽救。
    不过没有成功。
    大夏天的,阳光正烈。
    苏绵绵一脸迷糊的跟着把脑袋伸出去,漂亮的大眼睛被刺得半眯起,她刚刚适应的睁开,就对上楼下一双眼。
    那是一双极好看的眼睛,漆黑深邃,狭长凌厉。只可惜太过暗沉晦暗,与之对视,就如同望进了无底深渊。
    这是一双带着苏绵绵记忆中熟悉的阴狠暴戾,阴鸷到了极致的眼睛。
    苏绵绵猛地把小脑袋收了回来,一张小脸吓得煞白。
    她紧紧绞着一双手,心口“砰砰”乱跳,就像是要从喉咙口跳出来。
    只因为这双眼睛,跟她记忆中的那双眼睛一模一样。
    “草,谁他妈这么不长眼啊!”
    “陆哥,上去削他丫的!老子刚买的AJ。”
    下面传来一阵嘈杂。
    周围响起窸窸窣窣的讨论声。
    “居然惹到陆横了,谁啊?”
    “快走快走,别惹事……”
    大家作鸟兽散,生恐殃及池鱼。
    苏绵绵白着一张脸坐在那里,前面蓝发绿嘴的恶鬼周安安也是面色惨白。
    “怎,怎么办……是,是陆横那群人……”周安安简直都要被吓哭了,面容扭曲的她现在表情更像恶鬼了。
    “苏绵绵,看你干的好事!”她带着哭腔控诉苏绵绵。
    不良少女周安安对于校园里面真正的恶霸势力也是怂的一逼。
    苏绵绵勉强镇定,她声音涩涩的疑问道:“陆横?”
    那只暴君也是这个名字。不过在周朝,谁都不敢直呼他的名字。
    除了她。
    因为这是他特许的。他最喜欢她唤他的名字,尤其是在床笫之间。
    周安安嫌弃道:“你睡傻了!陆横都不知道?陆家唯一继承人,我们北市一大半的房子都是他们家开发的。听说他们家集团一天交的税就要上亿……”
    周安安的话还没说完。
    “哐当”一声,教室的门被踢开。
    夏天的阳光很烈,少年穿着白短袖站在阳光下,一头黑发在阳光下隐隐显出栗色的光。他下身是一条运动短裤,露出修长白皙的小腿,肌理分明。因为用力,所以显出绷起的青筋。
    粘稠的啤酒顺着他的发梢往下淌,沾了满脸。
    少年长得很好看。只是那双眼太过阴鸷,令人胆寒。
    濡湿的酒液透湿了他的衣服,贴在纤细挺拔的身体上,隐隐露出清晰分明的肌肉线条。
    有女生偷偷的拿出手机拍照,专门往那人鱼线和八块腹肌的方向放大。
    那瓶啤酒是周安安她爸喝了一半的。液体微黄,散发着浓郁酒香。
    少年微微喘息着,应该是疾步跑上来的。
    他的脸阴沉的可怕。
    教室里很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
    “谁干的。”少年开口,声音沙哑,带着股阴冷的狠戾。
    他用的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透着一股摄人的霸气。
    跟在少年身后的三五个男生也是一副人高马大的样子。晃晃悠悠的靠在门口,视线在教室里逡巡。
    这是一群活霸王。
    而陆横则是这群活霸王的头。
    活霸王中的霸王。
    “没有人承认?”陆横抬手一捏,手里的啤酒罐就被捏烂了。
    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每一下都像是催命符。
    大家都不敢吭声。
    陆横这个人,人如其名,又狠又横,在这个学校,没人敢惹他。听说他还打.黑.拳,玩***,玩赛车……他喜欢一切能刺激生命的东西。
    这是一个不怕死的疯子。
    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而不要命的怕疯子陆横。
    因为他比你更不要命。
    周安安当然也是不敢惹他的。反正这事不是她的错。
    苏绵绵呆愣愣地坐在那里,盯着少年俊美漂亮的脸,一阵恍惚。
    苏绵绵原本以为自己死了,就不用再看到他了。
    可这个人,怎么又追过来了?
    难道连她死了也不放过她吗?
    气氛越发凝滞,所有人都缩起了脖子。
    这个时候,角落里颤巍巍的举起一只小手。
    白细软嫩,指尖圆润的透着微粉,手腕纤细,大夏天的还束缚着长袖,显出一股弱不禁风的美感来。
    那只小手小小幅度的挥了挥。
    在安静如鸡的教室里尤其显眼。
    陆横双眸一眯,迈着大长腿走过去。
    气势带风。
    所过之处,大家皆不由自主的缩着肩膀往旁边避了避,恨不能把自己缩成乌龟。
    “你干的?”
    少年的声音似乎近在咫尺,似乎又隔着很远。带着阴郁的沙哑,在炎热的夏季里像是裹着一层冰。
    苏绵绵不安的坐在那里,她感觉到少年落到她身上的目光,如刀刺骨,吓得浑身发颤。
    这个人,好像是陆横,好像又不是……而且她现在,到底是在哪里?真的是阴间吗?可是阴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艳阳。
    热烈的阳光倾洒进来,落到少年身上。
    苏绵绵深深的低着脑袋,视线中只能看到一只手。
    修长白皙,指骨分明。带着属于少年的柔韧感,撑在她的书桌上,在阳光下印出一层浅浅的濡湿手掌印,嚣张又霸道。
    少年的手腕上用红绳绕了一块玉。
    形状似小月牙,不大,玉质却极好。冷白中微微泛粉,线条流畅简洁,古意十足,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东西。
    小月牙玉被遮挡住的另一面隐隐透出浅淡的文字。
    苏绵绵知道后面刻着什么。
    “绵绵何所思陆横”。
    前面的五个字,是玉上原本就有的。
    后面的两个字,是男人硬加上去的。
    苏绵绵呆呆地盯着少年手腕上的那块月牙玉,下意识攥紧了手。
    这块小月牙玉,不就是她从小戴到大,硬是被那暴君夺去的贴身暖玉吗?
    苏绵绵心口跳得厉害,浑身血液几乎凝固。
    那边,少年不耐烦的伸手过来。
    苏绵绵立刻捂住自己的脑袋,压进手肘间,努力挡住自己的脸。
    不能,不能被他看到自己。
    看着面前这个吓得跟鹌鹑一样的女人,陆横的视线从她那截因为柔软低垂,而露在外面的素白天鹅颈上滑过,露出些许兴味。
    明明是个不良少女,却意外的透出一股纤细柔软,一折就断的娇弱美感来。
    真是种奇异的极端。
    陆横止不住的轻笑,真怂。
    他探身向前,修长白皙的手指掐住她的脸,抬起。
    女人烟紫色的头发乱的跟鸡窝一样,脸上是被汗水浸湿的妆容,长得像鬼一样。
    看不清楚脸,却正对上一双略显惊惶的眸子。
    小鹿一样干净澄澈,微微颤抖着,似乎是在害怕,又带着深沉的迷茫。
    她睁着那双澄澈漂亮的杏仁眼看过来,纤细眼睫轻动。在看到他时,瞳仁震动,猛地一下爆发出显而易见的惊惧。
    从陆横的角度,能看到她掩在宽大长袖里的单薄身子,宽松的领子微微歪斜着,露出白皙漂亮的锁骨,形状优美,更添几分娇弱。
    被迫抬起的下颚处肌肤透出一股奶白的玉色。跟那张乱七八糟的脸完全不一样。
    绞在一起的小手白皙细腻,能看到肌肤下流动的青色血脉。
    不同于那身嚣张的不良打扮,面前的女人显得安静又温软。乖顺的令人心疼。就像是误入圈套的林中纯洁小白鹿。
    想让人抓起来,养在身边。
    陆横喜欢一切看上去干净纯白的东西。
    明明是从黑暗中滋长出来的暴戾少年,却偏偏喜欢那些纯白如雪的玩意。
    比如这双眼睛。
    陆横不自觉的舔了舔唇,尝到一股啤酒味道,然后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兴师问罪的。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加重了力道。
    那双漂亮到令人心颤的小鹿眼立刻就盈满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陆横心口一动。
    他想,让这双干净的眼睛哭得更狠一点。
    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陆横再看一眼苏绵绵那张乱七八糟的脸,兴致一下就减弱了。
    他抽手,看到指尖上的粉末状化妆品,微微皱眉,随意的往苏绵绵肩膀上一蹭,留下两条痕迹,然后慢条斯理地掀了掀眼皮道:“别以为老子不打女人。”

    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章节完整阅读

    苏绵绵永远都记得自己第一次跟那个暴君见面的时候。
    他穿着玄色外袍站在绣楼的窗户下头,仰头看她。
    月色冷凝。
    窗下,男人双手负于后,微抬头,皮肤白皙,眉宇冷傲,姿态恣睢。
    脚下是那块她刚刚咬了一口的芙蓉糕。
    被无情的踩成了渣渣。
    一开始,苏绵绵并不明白陆横眼神的含义,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然后,苏绵绵就开始了她噩梦般被宠爱的一生。
    她记得他第一次翻进苏家绣楼,夜半三更,掐着她的脸,眼神阴郁,却用称赞的语气说:孤最喜欢你的眼睛。
    但苏绵绵知道,那只暴君最喜欢的,是她的声音。
    暴君有病,从未能长久入眠过。
    只有在苏绵绵细细软软的声音中,才能睡到一个安稳觉。
    “你的声音,是孤听过的,最干净的声音。”
    暴君还喜欢她跳舞。
    虽然她跳的不好,但只要她跳舞,他就会兴奋难耐的将她压到铺满了绸缎和白狐皮的地上,压着她胡天海地的亲。
    他还喜欢嗅她的味道,说她身上带着一股女儿香。
    也喜欢把玩她的脚。说她玉足天生,纤细柔媚,合该是他的东西。
    他还喜欢拥着她干很多的事。
    可这一切,都在她出嫁的路上戛然而止,因为那个红鸡蛋。
    苏绵绵不知道暴君知道她的死讯后,会是什么表情。
    她使劲闭上眼。
    再睁开,眼前就是那张熟悉到令人浑身泛寒的脸。
    其实一开始,苏绵绵也以为周朝暴君陆横如传闻中那般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但自从她接触后,才发现,这只暴君不仅是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更是一只喜欢咬人的恶犬啊!
    一言不合就杀人是常态。
    一个不顺心就逮着她咬也是常态。
    半夜爬她的屋子特地来咬她一口也是常态。
    最变态的是霸占她的绣床,硬是要搂着她一起睡还是常态!
    苏绵绵现在只要想起来,都觉得头皮发麻。
    偏偏苏家人人都说她有福气,暴君宠她,爱她,给她荣华富贵。可苏绵绵却怕他怕的紧。
    不过面前的男人似乎不认识她了?
    难不成这个男人已经喝了孟婆汤?忘却前尘往事了?
    苏绵绵想,现在的她应该是鬼,陆横也是鬼,既然都是鬼,大家鬼生平等,她根本就不用怕他。
    “我,我一点都不怕怕怕怕怕怕你……”小姑娘的声音软绵绵的带着一股江南呢哝软语的味道。
    奶呼呼,糯叽叽的。
    唇形也十分好看,典型的樱桃小嘴,小小一点,带着唇珠,含娇欲滴。
    只是可惜被那诡异的绿色唇彩给遮盖住,掩了美。
    听到这软绵绵的声音,陆横的目光一瞬深沉晦暗起来。
    他被这个女人挑起了兴致。
    甚至开始想,这浓妆艳抹下的脸,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少年一侧身,敛起浑身戾气,坐到了苏绵绵的课桌上。
    一只大长腿点地,一只搭起来,踩在墙上,一个标准的腿咚,肌肉绷紧,把苏绵绵纤细的小身板挤到了角落。
    苏绵绵吓了一跳。
    她抱着一双手挤在胸前,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厉害。
    “抬头。”
    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
    她惊慌失措的抬起脸,双眸泪盈盈的几乎哭出来。
    巴掌大的小脸,只露出一双干净的眼,身形纤细娇怜,瑟瑟发抖的像只被逼到角落的小兽。
    陆横双眸一眯,唇角掀起,显出一股不属于少年人的邪佞感,“哦,原来你一点都不怕怕怕怕怕怕我呀。”
    苏绵绵:……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侮辱了。
    “噗……”旁边传来笑声,站在陆横身后的李大鹏笑得一脸傻逼,“卧槽,陆哥,你对这种女人感兴趣啊?脸涂得跟鬼一样,能看出什么来哦。除了皮肤比较白,哪一点符合你的审美啊?”
    李大鹏看着苏绵绵那头烟紫色的头发和那一脸恶鬼妆,最后还是将视线放到了她吹弹可破的白腻肌肤上。
    完美的奶油肌,一点瑕疵都没有。
    这个女人也就皮肤还过得去。
    不,是很过得去。
    就连校园女神唐南笙都没她这么好的肌肤。
    “陆哥,打一顿算了。好歹是个女人,我们下手轻一点。”李大鹏跃跃欲试。
    苏绵绵缩着小脑袋,对上陆横那双看不清神色的眼睛,下意识用自己的小手指勾住了他随意搭在课桌边缘的小手指。
    男人的手微凉,带着细腻的汗水。
    陆横能感觉到她颤巍巍搭上来时的触感。
    带着明显的颤栗。
    陆横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
    他有洁癖。心理洁癖。
    不喜欢别人碰他和他的东西,他也不喜欢碰别人。属于圈地自洁癖的那种。
    所以刚才那瓶啤酒才会让他那么怒不可遏。
    这是苏绵绵的习惯性动作。
    每次男人生气,她只要小心翼翼地勾住他的小手指撒个娇,就能安全过关。
    两根小手指搭在一起,如此细微的动作,却被放大到了所有人眼里。
    众人目瞪口呆,不敢呼吸。
    这个苏绵绵的胆子简直太大了!
    要知道,刚刚开学的时候,有一个学生只是撞了陆横一下,就被他揍进了医院。
    然后,“陆横”这个疯子的名字立刻全校闻名。
    大家屏住呼吸,都在想陆横会怎么揍苏绵绵。
    因为他刚才说:别以为老子不打女人。
    摆着一脸“莫挨老子”却什么表示都没有的陆横意外的对这样的触碰并不反感。
    苏绵绵勾着他,软嫩指尖轻轻的蹭。
    有温度,他是人。
    她也有心跳。她也是人。
    这个地方不是阴间?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苏绵绵直至最后出嫁,才从苏府的绣楼里出去。
    除此之外,她一辈子没踏出过绣楼一步。
    她柔软纤细,就像是一株需要缠绕寄生才能生存的菟丝花。苏家将她养的毫无攻击力,任人***圆扁。
    不过幸好,她遇到了那个男人。
    然后苏绵绵就开始了只被那个男人***圆扁的日常。
    她还记得他将辱骂自己的堂弟揍得只剩下半条命,然后掐着她的腕子,顶着半脸血,似笑非笑道:“只有孤能欺负你。”
    想到这里,苏绵绵莫名就红了眼眶。
    “我害怕……”她用力勾住陆横的小手指。
    这个地方不是阴间,也不是苏府,甚至于,似乎根本就不是她生活的朝代。苏绵绵觉得很害怕。
    这种害怕,已经让她别无选择的向陆横发出了求救信息。
    苏绵绵瑟瑟发抖的怯生生抬头看陆横。
    小脖子细细的仰着,双眸水雾雾的印出陆横那张饶有兴味的俊脸。
    男人憋了半天,吐出一个字,“操……”
    真他妈想日。
    ……
    “上课了,陆横,你干什么呢?还不快回座位去。”上课铃响,历史老师夹着书进来。
    天气很热,陆横身上的啤酒已经干了。不过他的衣服却毁了。
    黄色的啤酒渍在纯白的衣服上像是一副失败的泼墨画。
    男人脸上镇定,实则慌得一比的把手抽回来,然后装模作样的用手从额头将垂落的湿发往后拨,露出那张俊美面容。
    周围有小女生吸气的声音。
    陆横目光怪异地盯着苏绵绵,足足看了一分钟,然后才朝后猛踹一脚,顶着一脸无端戾气,回到自己的座位。
    他的小手指酥麻麻的,似乎还残留着那股软腻触感。
    苏绵绵后面无辜被踹了课桌的历史课代表根本不敢声张,脑袋低得差点埋进课桌里。
    “课代表,来复习一下我上节课讲的内容。”历史老师也没管,直接点名课代表。
    课代表哆哆嗦嗦的拿起书开始念,“六百年前,被称为天煞孤星的周朝暴君陆横暴毙身亡,成为周朝最后一任皇帝……”
    六百年前?
    苏绵绵瞪圆了一双眼。下意识转头看向身后的课代表,却不想直愣愣的对上最后一排那个翘着一双二郎腿,目光执拗盯着自己的男人。
    苏绵绵立刻把小脑袋缩了回去,继续鹌鹑似得窝着。
    但那股视线依旧黏在她瘦削纤细的后背上,带着深沉而兴味的探究。
    “陆哥,这不是你的风格啊。”李大鹏从旁边靠过去,“难道你是觉得这个女人太丑了,不敢下手?”
    “滚。”嫌弃李大鹏太吵的陆横皱眉,直接把他踹了回去,然后从桌肚里摸出香烟,大刺刺的打开后门,走出教室。
    “陆横,你干什么去!”历史老师敲了敲手里的历史书。
    陆横脚步不停,吊儿郎当的往前走,声音懒洋洋道:“拉屎。”
    “哈哈哈……”教室里爆发出一阵笑声,苏绵绵也跟着红了脸。
    这个暴君,好像跟以前不一样呢。
    李大鹏赶紧抱起纸跟上。
    教室里另外几个跟陆横一起的男生也纷纷走了出去。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消失在气红了脸的历史老师视线中。
    历史课代表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夹杂在笑声里,苏绵绵竖起耳朵努力听。
    终于闹明白了。
    原来她是转世重生了。
    而周朝,六百年前就灭亡了。
    所以现在的陆横,并不是那个暴君?
    苏绵绵虽然心里这样安慰自己,但还是忍不住觉得害怕。
    因为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像了。
    而且那块玉,分明就是她的。
    ……
    “陆哥,不是说去拉屎吗?”李大鹏抱着纸,看向站在厕所门口抽烟的陆横。
    陆横斜睨李大鹏一眼。
    旁边穿绿衣服的男生笑了。
    “智障鹏,你能不能长点脑子?”
    李大鹏顶着一张傻脸,不服气道:“再说我智障,当心陆哥揍你。”
    陆横抽了一口烟,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夹着价格不菲的好烟,吞云吐雾间双眸微暗。
    那绿衣服男生突然神秘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陆哥,晚上去酒吧耍耍?”
    陆横斜睨一眼那瓶子,咬着嘴里的香烟,声音微哑道:“什么东西?”
    “蓝精灵。”
    李大鹏立刻道:“我知道,这不是就最近很火的‘约会强.暴药’嘛。张鑫,你从哪里弄来的?”
    张鑫“嘿嘿”一笑,没说话。
    陆横一把扯过李大鹏,头也不回的走远,“没兴趣。”
    绿衣服男生看陆横这么不给面子,也不敢生气,就跟身后的人道:“走,找周安安和苏绵绵她们去。”
    已经走出二十米的陆横脚步一顿。
    他低头,看到乖巧跟在自己身边的李大鹏,“刚才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
    李大鹏想了想,“好像叫苏绵花?”
    陆横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智障。”
    李大鹏立刻就跳了起来,“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
    苏绵绵刚刚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就被前面自称是周安安的恶鬼拽了出去。
    “我们要去哪?”苏绵绵有些害怕。
    她对这个地方太陌生了,她……想要去找陆横。
    “刚才张鑫叫我们去酒吧。说有好东西。”
    周安安跟张鑫混得不错,但这还是头一次被张鑫叫出去一起耍。
    周安安先去厕所补妆。
    “苏绵绵,你能不能好好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做鬼出去吓人啊,快点重新化个妆。”
    周安安说完,就开始娴熟的给自己补妆。
    苏绵绵目瞪口呆地看着镜子里面的丑八怪,哆哆嗦嗦的抓住周安安的手,“我我我,是不是中毒了……”
    她的头发怎么会是烟紫色的?嘴巴也是绿的。
    “中你妹的毒啊!不补算了,赶紧走。”
    现在的苏绵绵还不能理解现代化的超前妆容概念。
    暴躁周安安拽着苏绵绵,直冲学校门口。
    校门口,逃课的一行人开着颜色各异的超跑,体型流畅的跑车一排溜展开,嚣张的引擎声引起路过车辆的羡慕注视。
    好几辆上百万的跑车放在一起,当然扎眼。
    “陆哥,你不是不去吗?”张鑫看着一起开车出来的陆横。
    陆横靠在自己银白色的超跑上,手里拿着烟,没有抽,只是眸色深邃的注视着那个被周安安拉出来的纤瘦身影。
    小姑娘不知道刚刚经历了什么,双眸呆滞,一脸无望。
    “陆,陆哥……”周安安一眼看到陆横,赶紧打招呼。顺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蓝色头发。
    “哎,陆哥的车从来不带人的。上我的吧。”张鑫看出周安安对陆横的心思,嗤笑一声。
    这些小女生,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周安安失望的往张鑫那里走。
    张鑫虽然比不上陆横,但也很有钱,长的也不错。
    周安安决定退而求其次。
    陆横垂眸,看向一脸无措站在原地的小花猫苏绵绵,朝她抬了抬下颚。
    姿势潇洒随意,带着一股睥睨众生的清冷感。
    “上车。”
    上……车?
    “陆哥,你让她,上你的车?”张鑫连脸色都变了。
    他上下打量苏绵绵,实在是不知道这个脸画的什么都看不见的苏绵绵到底是哪一点让陆横产生了兴趣。
    比起苏绵绵的辣鸡化妆技术,周安安明显比她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张鑫会让苏绵绵跟出来,也是看在周安安的面子。他对周安安还是挺感兴趣的。
    苏绵绵想了想,觉得陆横说的“车”应该就是他身后的东西。
    因为她看到了有些古怪的车轮子。
    不过怎么没有拉车的马呢?
    在众人神色各异的注视下,苏绵绵小心翼翼地挪着小碎步过去,小媳妇似的低着小脑袋,撑着身体,失败了无数次后努力的蹬着小细腿爬上了滑溜溜的引擎盖。然后艰难的乖巧跪坐好,把小手手放到膝盖上。
    最后露出一双天真无辜的大眼睛看向陆横。
    这里的“马车”真简陋,也一点都不舒服。
    “卧槽,陆哥,这是哪里来的宝藏女孩?我也想要一只。”李大鹏嘴里还没点燃的香烟都掉了,一脸惊叹。
    “滚。”陆横直接踹了一脚李大鹏。
    这女人是智障吗?
    居然坐到了引擎盖上!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章节免费阅读,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