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毕业好多年徐酒岁薄一昭完结章节免费阅读

    我毕业好多年徐酒岁薄一昭完结章节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赏析: 徐酒岁是个刺青师,入行五年—— 扎哭过***大佬,也扎过刚下第一针就跳起来说自己急着要去征服星辰大海的文艺青年。 徐酒岁觉得自己这辈子所向披靡,无所畏惧——直到她家隔壁搬来一个男人,32°盛夏白色衬衫扣子要扣到最上面那颗那种。 听说是本市重点高中十八中的物理老师,最恐怖的是年纪轻轻兼职政教主任。

    我毕业好多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薄一昭低头认真看了她一眼,里头还是黑色的小吊带背心,外面穿了件深蓝色的牛仔外套,外套上溅了雨水的地方颜色有点深。 ……不错,这次好歹穿了件外套。 看着眼前的人笑得灿烂,男人脚下挪了挪让她也站到屋檐下。两人肩并肩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他开口说话时,嗓音里也带着温和:“这么早就放学了?” “下雨呢,”徐酒岁说,“阿年没带伞,给他送伞。” 这是为了给哥哥送伞,自己的课都不上了? 薄一昭眉微一抬,转头看了身边的小姑娘一眼,她认真地看着外面的雨,眼中倒映着水汽,看了一会儿转过头说:“老师,这雨一时半会估计停不了嗳。” 这雨都下了一上午了,眼下确实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于是男人“嗯”了声,倒是没有挪开居高临下看着她的目光,就好像在耐心地等着她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果不其然,下一秒便看见她笑眼微眯,像是一只偷腥的猫,扬了扬手里的雨伞:“蹭伞吗,我伞很大噢!” 挺正常的语气。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是在开黄腔。 薄一昭面无表情地在心里评价。 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出什么,他点点头,便看见小姑娘抖了抖伞上的水珠,然后摁下接近伞把位置的小按钮,蘑菇似的小洋伞“嘭”地一下撑开了……水珠四溅。 够活泼的。 徐酒岁高高举起伞,在屋檐下其他人羡慕的目光中,先一步踏入雨幕里。 薄一昭这才看见她牛仔衣背后还有点暗藏乾坤,衣服中间是牛仔布料交叉的中缝,一路***到衣摆下方多余的布料打了个蝴蝶结,背部莹白细腻的皮肤从交叉中缝中若隐若现……没等他看清楚,徐酒岁已经转了过来,雨伞往还站在屋檐下的男人那边倾斜了下,扬了扬下巴骄傲道:“来。” 薄一昭勾了勾唇角,弯下腰,进了她的伞。 两人靠近了,男人的气息前所未有接近地将她笼罩起来,就像是屁股下面点燃了火箭,徐酒岁心里的土拨鼠尖叫了下,眼睛蹭亮——这是薄一昭的一小步,却是两人将来迈入婚姻殿堂的一大步。 徐酒岁耳根微泛红,轻咳了声,有点紧张。 男人听了这动静,想起来眼前这小姑娘有点怕自己的现实……于是一低头,发现她面部紧绷,却为了将就他的高度,这会儿高高举着手,连脚尖都有些踮起来的样子。 这样的姿势让她半个肩膀都落在伞外面,肩头湿了一大片。 他笑了笑:“你这样怎么走路?” 徐酒岁“啊”了声,看着眼前那张过于接近的俊脸,掩耳盗铃式挪开自己的眼睛:“没事,反正也没多……” 远。 话还未落,手里的伞便被人接了过去。 手里被塞了一个装蛋糕的外卖盒子,动物奶油、草莓还有纸盒子的混合甜味香钻入鼻子里,徐酒岁愣了愣,这味道她挺熟悉的——MoAM(慕安)这家甜品店在奉市很有名气,除了少女心的装潢,她家的招牌草莓蛋糕也不是一般凡物,用的空运日本淡雪草莓,最好的动物奶油和上万块一公斤的新鲜香草籽制作而成……四十多块钱一小块的蛋糕,却依然非常受欢迎,哪怕是工作日,通常一般上午就卖光了,周末更是要微信提前预定。 徐酒岁有时候工作室不忙还特地早起跑来买蛋糕。 徐酒岁灵魂出窍似的捧着蛋糕盒子,还没回过神,这时候,她听见男人沉清的声音近在咫尺地响起:“你拿这个吧,拿好,别弄湿了。” “……” 徐酒岁低头看看手中轻飘飘的蛋糕盒子,想到之前自己的各猜测,眼下男人的叮嘱仿佛是坐实了她的猜想……心情复杂地“噢”了声,她整个人听话地往伞里缩了缩。 低着头。没看见头顶上,男人眼中笑意加深了一点点。 短暂的对话结束,两人肩并肩地往外走。 因为没人说话,周围显得太安静了,大雨都拯救不了这份沉默……徐酒岁都能听到自己的外套蹭着身边人的衬衫布料发出的摩挲声。 借着过马路,假装看两边的时候飞快瞥了身边的人一眼——白色小洋伞落在高大的男人手里显得有点可笑,但是他神色自然,看着没有一丝的不自然,反而让人没办法调侃的样子。 妈的,这到底是哪路神仙,自带神圣不可侵犯光环。 徐酒岁腹诽了下,踩着水吧唧吧唧往前走,等都快要到自己的工作室门口了,她这才想起她是来干嘛的——为了今晚睡个安稳觉。 她是来探听情报。 “唔,老师怎么在甜品店那种地方啊?蛋糕不是买来自己吃的吧?”徐酒岁语气自然。 感觉到身边的人转过头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圈。 没想到的是他没直接回答,反而反问了句:“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曾经试图用甜品作为第一战,吹响征战你的号角,徐井年却说你不爱吃甜的。 徐酒岁冲着他笑了笑:“猜的。阿年就不爱吃甜食。” “嗯,”薄一昭顺着她的话应了声,“是给别人买的。” “……哦,小姑娘都爱吃甜的。” 徐酒岁快酸死了。 旁边的人却不说话了,只是无比耐心地又“嗯”了声,居然没否认是买给“某个小姑娘”的。 徐酒岁瞬间更酸了—— 什么仙女下凡值得你暴雨天不在办公室里老实待着,没带伞还非得跑一趟甜品店买限量蛋糕啊? 看了眼他握在手里的自己的伞,徐酒岁捏了捏手里的蛋糕盒子,心里火那个烧,嫉妒得眼都快红了,好想说伞还我你他妈给老娘自己淋雨回去——给别的小姑娘买蛋糕老娘还给你免费护送蛋糕回去,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身边的人忽然安静下来,薄一昭好像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目视前方,神情自然。 只是在快要到家,过最后那个马路的时候,一辆公交车开过,男人微微侧了身,用没拿伞的那边手,拽了下身边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小姑娘的衣袖,将她往自己这边拉过来一点。 抬眼撇了眼,她在另外一侧的肩膀都快湿透了。 “我身上有刺?”他淡淡地问。 徐酒岁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啊?” 薄一昭收回目光:“没事。” 两人终于到了楼下楼梯口。 薄一昭收了伞,却没有立刻还给徐酒岁,抖了抖水便拿着伞走在前面上了楼……徐酒岁看着男人那挺拔的背影。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抬脚跟了上去。 一路爬上四楼,徐酒岁手里还拎着那个蛋糕盒子。 到了三楼缓步台窗口时,她脚下停顿了下,伸脑袋往外看了看:好想假装手滑把蛋糕扔下去噢。 这时候薄一昭已经到了家门口,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徐酒岁的伞被他靠在墙边,伞底有一小滩积水。 徐酒岁“噔噔噔”跑上楼,一把抓过自己的伞。 此时薄一昭门开了一半,被她这风风火火的动作打断了,掀起眼皮子扫了她一眼。 徐酒岁一手握着伞,另一只手抬起来把白色蛋糕盒子凑到他鼻子前:“喏,你的蛋糕!” 草莓的味道混合着她手腕处淡淡香水味扑鼻而来,香水是甜味的,一点也不违和。 男人却没有伸手接,只是又将门拉开了一些,语气平淡道:“拿着吧。” 徐酒岁“啊”了声:“什么?” 他垂下眼:“本来就是买给你的。” 徐酒岁:“……” 薄一昭:“早餐,还礼。” 说完,男人走近了自家家门,指了指她的肩膀:“衣服湿了,记得换,小心着凉。” 徐酒岁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微微瞪着眼,脸上刚才那酸得冒泡的表情甚至都没来得及收拾。 如凝固的雕像杵在走廊,直到“呯”地一声,面前那扇打开的门在她的鼻子跟前关上。 徐酒岁:“……” 心中那只被酸醋淹没几近去世的土拨鼠,又醋中垂死惊坐起,发出了震碎宇宙的尖叫。

    我毕业好多年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徐酒岁推门进家的时候脸还是红的。 徐井年早就在窗户边看见她和薄一昭一起回来了,靠在窗边抱着手臂看她。笑着道:“谢谢我不,要不是我溜得快,你哪来的机会?” 机会那可都是我自己拼了老命争取来的,邀个屁功啊,不要脸! 徐酒岁瞪了他一眼,只是这会儿她本人正美得冒泡,这一眼半点杀伤力没有,还有点***的味道,后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视线放到徐酒岁手里拎着的蛋糕上:“慕安的淡雪草莓?给我买的蛋糕啊?” “梦里给你买的?”徐酒岁冷笑了声,“把你的眼睛挪开,看都别看它一眼。” 徐井年“嘁”了声,懒洋洋走到沙发上坐下。 徐酒岁放下蛋糕挨着他坐下了,脑袋一偏,问:“不吃甜食的雄性生物怎么对甜品那么了解?你早恋啊?” 薄一昭也知道的。 你们这些男人小九九很多啊。 “没吃过猪肉也听过猪哼哼,”徐井年理所当然地说,“前排的女生聊天时候经常提,这家店很有名啊……我们学校女老师都去的。” 哦,女老师么。 徐酒岁放松下来,唇角挑起一抹笑。 打开那个被她捧了一路,恨了一路,这会儿却恨不得把它镶金供起来的蛋糕盒子,用手捏着上面放着的淡粉色草莓的绿叶子,把草莓拎起来放进嘴巴里——甜。 连着胃和心肝都是甜的。 脚被踢了下。 “午餐呢?” “撇下千里迢迢给你送伞的姐姐自己先溜,还午餐,自己叫外卖,玻璃心厨娘罢工了。” 徐井年转过头盯着说自己玻璃心的人,半晌,伸出手捏了把她的脸,面无表情揭穿她:“你先把快咧到耳根子的嘴角放下再装玻璃心吧,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被他捏疼了脸,徐酒岁手里正捣鼓蛋糕的叉子顺手往他嘴巴里塞……姐弟俩嘻嘻哈哈地闹着,徐酒岁的手机微信亮了。 她放下手里的蛋糕凑过去看了眼,发件人是“小船”。 小船是当年徐酒岁刚毕业,还在当纹身学徒时候一起学习的师姐,这些年联系得不多,但是关系一直很好。 只是这并不代表徐酒岁就愿意和她联系了。 脸上的笑容变淡了一些,徐酒岁拿起手机点进微信,然后发现小船发来的是一个刺青比赛的简介连接。 点进去看了眼,是ITATAC(International Tattoo Art Carnival)今年比赛的邀请函。ITATAC是一个世界级的刺青比赛,每隔四年一次,规模很大,会请很多著名的权威刺青师以及艺术家来当评审。 这一届的ITATAC在俄罗斯举办,时间是两年后,但是俄罗斯那边场馆已经建起来了,所以在各国的海选初赛也随之展开。 徐酒岁其实挺有兴趣的。 她想了下,还没来得及回复,这时候小船那边一连串的语音就发过来了,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激动——“岁岁,你肯定想不到,这一届国内海选和复赛评委是师父!” “虽然是封闭式匿名投稿,但我们是师父一手教出来的,这代表我们的作品在决赛之前都绝对是符合评审眼缘的!”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你一定要来!我们师兄妹几个都报名了,就差——” 连续三个语音发出来。 第三个语音徐酒岁没听完就直接摁掉了。 此时她脸上原本就变淡的笑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张俏生生的小脸冻如三尺寒冰,拿起手机,直接给小船打了个微信语音。 那边接起电话,“喂”了一声,声音里还有点儿兴奋:完全可以理解,这么有名的国际大赛海选,其实在国内拿到决赛资格,就已经足够有资格挤入叫价三千块甚至是以上一个小时的刺青大师行列了。 但是徐酒岁开口说话时,声音却冷静得可怕:“船儿,谁让你来通知我的?” 她那声音冷得像从北极洋里捞出来的,完全不像平日里说话那样软糯,语音那边的姑娘似乎也像是被冻了下,又或者是心虚,安静了一秒。 只是有这一秒就够了。 徐酒岁冷笑一声。 小船被她唬得恨不得“哇”地哭出来:“你别凶,我就是奉命行事,师父通知下来让我们互相转告,一个都不许少——” “老子不去!”徐酒岁斩钉截铁,声音里愤怒透着倔强,“不去!听见了吗?他能拿我怎么着?你告诉许邵阳,有本事找到我在哪然后来抽我,我他妈不给他一大——” 话还没说完,旁边徐井年已经伸手把她手机抢了,一只手摁着她还要拍拍背给她顺气,另一只手抓着她的手机叫船儿姐姐,半哄不哄地把对面陷入惊慌的姑娘哄得挂了语音。 “我话没说完呢!”徐酒岁嗓音有点儿尖。 徐井年把挂了语音的手机塞回她手里,隔着空气点了点她的鼻子:“你属炮仗的啊?” 徐酒岁响亮地“哼”了声,转头吃蛋糕去了。 她话是还没说完,那个人要是敢来奉城,她不给他一大嘴巴子,她以后徐字倒着写。 …… 下午停雨了。 只是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奉城的夏天偶尔也会有讨人厌的南风天。 接近放学时间,整个十八中开始躁动起来。 下课铃一响,高三(2)班教室里乱哄哄的,走道上有人在走来走去,语文课代表马莉莉捧着一沓老师刚发的试卷往下按照名字一个个发,直到顺着座位号来到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 角落单独的书桌旁,挂着一把黑色的雨伞,雨伞已经收起来晾干了,上面有几个卡通熊的图案,还有浮夸的蕾丝边。 与之格格不入的,桌子上趴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他剪刺猬头,耳朵上带着个透明的耳钉。 手肘下面压了点A4纸,上面除了物理公式和数学草稿,还有一些随手画上去的图,达摩蛋,般若面具什么的,都是刺青常用元素。 听姜泽上任女朋友吹嘘说,姜泽身上有大面积纹身的,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敢多想。 把手里那张差点把语文老师气得爆血管的卷子轻轻在男生身边放下,马莉莉犹豫了下,硬着头皮小声说:“泽哥,49分……老张让我转告你,不认识中国字的话建议你回月球去,或者重读小学一年级。” 高中语文试卷150分满分,49分,可能还没人家一篇单独作文的分数高。 被叫到名字的人睡眼朦胧地抬头,当着课代表的面将试卷团了团扔进书桌里,面无表情地看着马莉莉,深褐色的眼中写着:还有什么事? 马莉莉笑了笑:“泽哥,听说你哥在依仁路开了家酒吧,整条街他说的话很算数。” 姜泽没说话。 “我和我男朋友李貌想要做个情侣纹身,去街尾那家纹身店预约了,结果到了店,那个老板娘听了详细的之后又不肯接单……你能不能让你哥找人去帮忙说一声啊?不用真干嘛,就吓唬吓唬就可以!” 姜泽本来没准备听她废话,但是说到街尾纹身店……那不是那谁的店么? 他微微蹙眉。 “没退定金?” “退了啊。” “那你换一家不就行了,”姜泽不耐烦地扫了她一眼,“这种事也来问我,我们很熟?” ……高中三年同学,也没有那么不熟吧? 马莉莉尴尬地站在那不敢说话了,谁都知道姜泽脾气不好,很不好惹,听说哪怕是隔壁七中那边的人见了他,都老老实实叫一声“泽哥”的。 而姜泽显然没打算跟她继续浪费时间,抬起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他从书桌里掏了掏,掏出一张皱巴巴但是明显写完了的物理奥赛习题卷,又随便拿了一支笔塞口袋里,站了起来。 一米八五的个子像个小山似的将面前的姑娘笼罩起来。 他皱皱眉:“让开。” 等马莉莉让开,他往外迈了一步,又想起来什么似的缩回脚,退回来,拎起挂在书桌上那把长柄洋伞,长腿迈开往门外走去。 …… 姜泽到多媒体教室的时候,很多人都到了,他一眼就看见了上午给自己送伞的人正趴在窗口,笑眯眯地跟徐井年讲话。 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T恤,黑色牛仔裤,整个人一黑到底,塞给徐井年的饭盒却是粉色的。 姜泽认识徐酒岁,也知道她是徐井年的亲姐姐。 三两步走上去,在姐弟俩讨论“你他妈能不能用个颜色正常的饭盒”“挑三拣四都是惯的明天喂你吃翔”这种邋遢话题时,他在徐酒岁面前站定:“姐姐。” 徐酒岁脸上还保持着笑容转过脸去,用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这是姜宵老流氓的弟弟,姜泽。 她早上给他送了伞来着。 “哦哦,姜泽啊,”徐酒岁点点头,“怎么啦?” 姜泽抬起手,示意手里的洋伞。 “还伞呐,好哟,你不拿来我都忘记了!” 像是平日里奖励徐井年似的,徐酒岁将那把可爱的洋伞接过后,踮起脚想要拍拍姜泽的肩膀示意“乖乖”,结果走廊积水路滑,这一垫脚没站稳整个人往前载——幸亏姜泽手伸得快一把架住她。 徐酒岁整个人往下沉,挂在他的右手手腕上,鼻尖撞着他校服衬衫上的扣子,胸正好梗在他手骨上,痛得她鼻涕都要流下来了。 徐酒岁摸了摸被撞红的鼻尖站起来,没好意思当街揉其实比鼻子更痛的胸,纳闷道:“不好意思啊,没站稳。” 姜泽扯起唇角笑了笑:“没事。” 徐井年:“……” 徐酒岁低着头没觉得哪里不对。 教室里,捧着饭盒站在窗口的徐井年警惕得多,抬起头看了一眼姜泽,这万年老冰山笑一笑还真他娘的有点可怕。 以至于徐井年都不敢开口问他这个朋友,今天下午他在他隔壁班坐了一下午,都没见他来还伞,这会儿眼巴巴的亲手送过来又在搞毛线呢? 姜泽转头进了多媒体教室。 徐井年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身后讲台上,薄一昭也正无声地看着这边。 徐井年:“……” 少年转过头,盯着隔窗而站小姑娘的脸看了一会儿,良久,在其莫名其妙的目光下,感慨——“龟龟,人不可貌相,还挺抢手啊?”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我毕业好多年徐酒岁薄一昭完结章节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赞 (0)